姐,你還愛我麼?(完結)

靳奇奇:

“把藥拿給我。”明樓躺在沙發輸這液還以為是助理秘書進來了,就吩咐拿藥給自己。

“明樓,你這是怎麼了?”明鏡著急的問道。

明樓聽見明鏡的聲音嚇了一跳,趕緊起身坐了起來“大姐,您怎麼來了?”

“明樓,你這是怎麼了?”明鏡坐到明樓身邊。

“沒事,大姐。”明樓有些不自主的往傍邊挪了一下和明鏡拉開一些距離。

明鏡看著明樓和自己保持著距離突然有些心痛,自己的親弟弟怎麼和自己有了距離了呢?

“你好多天沒有回家了,我來看看你。”來之前本來有些生氣的明鏡,但從進門看到生病沒人照顧的明樓,看到和自己有了距離的明樓,現在的明鏡只剩下心疼和心痛。

“最近公司有很多事,忙了一些,沒有顧上家裡,讓大姐擔心了,對不起大姐。”明樓恭敬的回答著。

明鏡看著畢恭畢敬的明樓,有些說不出去來的心痛。

“在忙也要。。”

“大姐說的是,就算在忙明樓也該回家的,明樓知道錯了。”明樓沒等明鏡把話說完就搶先說道。

“明樓,姐姐是說你再忙也要照顧好自己,你看看你都把自己累病了。”明鏡強忍著心痛說著。

“大姐,我沒事,就是前兩天有些發燒了,沒什麼事的。”明樓看著自己的輸液瓶安慰著明鏡。

“明樓,一會輸完液跟姐姐回家吧,好好休息幾天。”

“大姐,公司還有一大推事呢,您先回家吧,忙完這幾天我就回家。”明樓不知道為什麼居然還是抗拒回家。

“公司的事在重要也沒有你的身體重要,聽姐姐的話,回家好好休息。”明鏡有些著急。

“大姐,我這真的沒事,您先回去吧,過幾天我一定回家。”明樓依舊堅持。

“明樓我們回家談談吧。”明鏡見明樓堅持不跟自己回家決定要和明樓好好談談。

“大姐,我,,,好。”明樓覺得自己總躲著不回家也不是辦法和大姐明鏡好好談談也還不是好方法就答應了。

回到家裡明樓以為會和大姐明鏡在小祠堂裡好好談談,可是沒想到大姐明鏡居然把自己叫到了房間裡。

“明樓,你最近有心事?和姐姐說說好麼?”

“沒有。”明樓搖搖頭,總不可能告訴大姐自己在吃醋,自己在委屈吧。

“你是不是覺得委屈了?”

“明樓不敢。”明鏡的一句正中明樓的內心深處,可明樓嘴上還是說著不敢。

“姐姐知道這些年你受委屈了。”

“大姐,明樓是大哥,長兄如父,明樓不覺得委屈。”

“明樓,如今你都不願意和姐姐說實話了麼?”

“沒有啊,大姐,我說的都是實話啊。”明樓有些心虛。

“我們是親姐弟,有什麼話不能和姐姐說的呢。”

“大姐,我。。。”明樓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明鏡見明樓這個樣子就知道他這段時間是真的覺得自己很委屈。

明鏡把明樓摟在懷裡溫柔的撫摸著明樓,明樓的內心防線終於崩塌了,明樓在明鏡的懷裡哭了,哭的像受了很大委屈的孩子,明鏡什麼話都不說只是溫柔的輕輕的撫摸著明樓,讓明樓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在明鏡的安撫下漸漸的明樓止住了哭泣。

明樓從明鏡的懷裡出來,哭紅了眼睛也哭紅了臉,明鏡看見這樣的明樓瞬時間覺得這樣明樓挺可愛的。

明鏡起身給明樓倒一杯水順便拿來戒尺。

“大,,,大姐。”明樓看見明樓拿著戒尺又有些緊張,心裡頓時間又有些委屈。

明鏡沒有說話坐到明樓身邊,明樓這次沒有躲開只是不敢看明鏡。

突然明鏡一把明樓按在自己的腿上,明樓被這突然來的動作有些弄得措手不及,便順著明鏡的力道趴在了明鏡的腿上,明樓的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脖子根。

[自大父母去世後明樓就沒有再這樣趴在明鏡腿上挨打,現在想來還真是有些懷念。]明樓趴在明鏡腿上有些想的出神。

[啪]明鏡看明樓有些出神打了一下明樓屁股。

“啊,姐。”明樓被這一下打的措不及防喊出了聲音。

“起來,褲子脫了。”

“姐,我都這麼大了,求您別。。”明樓紅著臉求饒。

明鏡用眼神告訴明樓不可能。

明樓只好乖乖的起來脫了褲子又趴在明鏡腿上。

明鏡看著臉紅紅的明樓頓時覺得還挺可愛,忍不住漏出笑容。

[啪啪啪]明鏡拿著戒尺打了明樓三下“你說你生病了也不和我說你有沒有當我是姐姐。”

“姐,我錯了。”

“你還敢躲著不回家。”[啪啪啪啪啪]明鏡一邊說著一邊打明樓。

“姐,對不起。”

“明樓,你記住了,你是我親弟弟有什麼話不能和姐姐說的。姐姐知道這些年委屈你了,是姐姐不對忽略了你。”明鏡越說下手越來越輕,到最後直接用手打著明樓。

“姐姐,對不起,是明樓錯了。您別生氣了。”明樓撒嬌似的求饒。

[啪啪啪]明鏡又用手打了明樓三下“起來吧。”

明樓趴在床上明鏡坐在一旁手上塗著藥膏輕輕揉著明樓的有些紅腫的屁股。

明樓轉過頭看著明鏡“姐,有很多年您都沒這樣打過我了。”

“怎麼了?有些懷念了?”明鏡給明樓上著藥調侃道。

“嗯,是挺懷念的。”明樓點著頭。

“我看你就是欠打。”說著明鏡又朝著明樓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姐~對不起,我讓您失望了,沒有做到一個大哥該做的,我不應該覺得委屈的,是明樓錯了。”

“明樓,該說對不起的因該是姐姐,姐姐總認為你是大哥因該什麼懂,可是姐姐也忽略了你也是需要姐姐疼,需要姐姐寵的弟弟。”明鏡溫柔的說道。

明樓聽明鏡這樣說眼淚再一次留下來。

“姐姐,您,,,您還,,,還愛我麼?”明樓哭的抽抽涕涕的問道。

“傻孩子,姐姐怎麼可能不愛你呢,姐姐最愛樓兒了。”明鏡溫柔的哄著明樓。

明樓哭的更厲害了。

“樓兒乖了,不哭了,姐姐最愛咱們樓兒了,樓兒不哭了。”明鏡給明樓蓋上被子輕輕拍著明樓的後背哄著明樓。漸漸的明樓不哭了,而明鏡依舊哄著明樓,明樓在明鏡的溫柔聲音中逐漸的睡著了,明鏡看著熟睡的明樓,內心有些感慨,這個身上留著和自己一樣血的親弟弟居然在不知不覺已經長成了明家頂梁柱,明鏡倍感欣慰。















也許真的寫這種東西會上癮吧,前段時間心情不好,最近在閨蜜的陪伴下看了心裡醫生,已經在恢復了

评论

热度(44)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