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親情5

靳奇奇:

“明樓?”明鏡進入明樓的書房並沒有看到明樓。

明樓已經半個多月沒有回家了,甚至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明鏡問過所有人,大家都是吞吞吐吐的說明樓出差了,起初明鏡是相信的,可是時間長了明鏡是不相信的。

最終在明鏡的威震下明鏡得知明樓已經因為身體原因在醫院住了半個月。

明鏡火急火燎的趕到醫院看到明樓躺在病床上心疼不已。

“大,,,大姐,您怎麼來了。”明樓看到明鏡有些驚訝也有些害怕。

“我在不來你死了我都不知道。”明鏡看到明樓還算精神也放下心來。

“大姐,別這麼說,是明樓不對,明樓不該瞞著您的。”明樓靠在床上打著點滴低著頭不敢看明鏡。

“你啊,怎麼永遠都學不會照顧自己啊。”明鏡的語氣溫和下來充滿了心疼。

“大姐,對不起,我這沒事的。”明樓抬起頭看著明鏡。

“你總是說沒事沒事的,你說說你啊。”明鏡滿是心疼。

“姐,我真的沒事。”

“沒事你住院半個月?”

“姐,我這是他們大題小做了。”

“我看你就是作。”明鏡虛點著明樓。

“姐,對不起,我這明天就能出院了。”

“好,回家好好養著。”

明樓其實沒什麼大事就是最近頭疼的厲害又睡不好覺阿司匹林和安眠藥吃的多了些,造成了昏迷被送到醫院洗胃了,在加上長期服用藥物對身體也造成了傷害在醫院調理修養了一下。

明樓出院回到家就被明鏡禁了足不許明樓去公司甚至不許他進書房,明鏡更是不許其他人把工作帶回家裡。

雖然被禁了足也不允許工作,但明樓卻沒有覺得無聊不自在,反而沒有了工作上的壓力明樓的頭疼倒是減少了不少睡得也比以前好了很多了。

明鏡看著身體恢復的差不多的明樓決定要找他好好算算賬了。

明鏡把明樓叫到自己的屋裡把門鎖了上。

“大,,,大姐。”明樓有些心虛害怕。

“跪下,我們該算算帳了。”

明樓聽話的跪下低著頭不敢看明鏡一副認打認罰的模樣。

明鏡看著這副模樣的明樓有些心疼,好了一口氣。

“起來吧,過來。”明鏡坐在床上說道。

明樓起身走到明鏡面前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著頭看著明鏡。

“褲子脫了趴下。”

“大姐,別,,,求您了。”明樓哀求著看著明鏡。

明鏡用非常堅定的眼神告訴明樓不可能。

明樓看著明鏡磨磨蹭蹭的到明鏡身旁的另一邊彆彆扭扭脫了褲子趴在床上。

明鏡拿出小時候懲罰明樓的工具一個小木棍。

明鏡拿著小木棍對著明樓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一下。

明樓疼的一哆嗦。

“大姐。”明樓叫了一聲就不敢說話了,紅著臉咬著手。

明鏡沒有理會明樓一下接一下的打著明樓。

這個小木棍還是明樓小時候明鏡專門為他準備的,不曾想這麼多年了打起來還是這麼疼。

三四十下後明鏡停了手,而此時的明樓已經因為疼痛哭成淚人。

“多大的人了,這可比家法輕多了怎麼還哭了。”明鏡看著哭了的明樓有些不解的問道。

“疼。”明樓帶著哭腔有些委屈的說道。

“好了好了,姐姐打重了,樓兒乖,姐姐給你上藥”明鏡拍著明樓的後背溫柔的安撫著明樓。

“姐~”明樓有些害羞。

“呦~樓兒害羞了。”明鏡拿著藥走過來略帶調侃的調侃著明樓。

明樓被明鏡說的臉通紅通紅的只好把腦袋埋進被子裡。

明鏡看著害羞紅著臉的明樓覺得明樓很可愛,也不在調侃他,明鏡坐到明樓身邊小心翼翼的給明樓上藥。

“明樓啊,姐姐不是要打你,你說你這麼大的人了不僅僅不懂的照顧自己,藥不能長期服用更不能多吃,你可倒好兩樣全做了。”明鏡一邊給明樓上藥一邊嘴上心疼著教訓著明樓。

“對不起,大姐。”

“你啊,就會說對不起,只要你以後別再瞞著我就行了。”明鏡提到明樓瞞著自己手上上藥的動作就用了一些力。

“疼,姐疼,輕點,輕點,明樓是怕姐姐擔心才不幹告訴姐姐的。”明樓略帶撒嬌。

“你不說不和你擔心。”明鏡狠狠的用了一下力。

“姐,,,姐,,,姐我錯了,我錯了,您輕點,疼。”

“不疼你能有記性?看你以後還敢不敢瞞著我了。”明鏡說著又用手拍了一下明樓的屁股。

“不敢了,不敢了,姐別打,真的疼。”明樓紅著臉撒嬌般的求饒。

明鏡一臉寵溺的看著明樓,把手輕輕的放在明樓有些紅腫的屁股上塗上藥膏輕輕的揉著

“樓兒乖,姐姐給揉揉就不疼了,樓兒乖,閉上眼睛睡一覺起來就不疼了。”明鏡一邊請揉著一邊輕聲哄著明樓,漸漸的明樓在明鏡的輕聲細語中睡了過去,明鏡見明樓睡著了幫明樓蓋好被子,就坐在明樓身邊陪著他,明樓稍微有點動一下或者有些要醒的的意思明鏡都會像哄小孩一樣拍拍明樓在溫柔的說上一句“樓兒乖,乖乖睡覺,姐姐陪著樓兒呢。”明樓也真的在聽見明鏡話後睡得更加踏實了。明鏡看著熟睡的明樓,明鏡的眼睛裡充滿著寵溺,疼愛和心疼。




评论

热度(32)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