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愛4

靳奇奇:

明鏡看著明樓手裡攥著兩張病危通知書明鏡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

明鏡日夜守在明樓身邊,可是明樓依舊是沒一點點的起色。

明樓身上的監控第三次響起的時候,明鏡徹底崩潰了大喊著一聲“明樓”失去了所有力氣癱坐在椅子上。

也許是明鏡的這一聲把明樓喊回來了,也許還是明樓不忍心丟下明鏡,不管什麼原因明樓總算是醒了過來。

明鏡看到明樓醒了過來很是驚喜“明樓,太好了,妳醒了,對不起姐姐不該忽視你的。”明鏡留著淚。

明樓很想抬起手給明鏡擦擦眼淚,可現在的明樓一點點力氣都沒有,他想說話都說不出。

明鏡看著虛弱的弟弟很是著急,醫生告訴明鏡明樓現在很虛弱需要好好休息,失聲是暫時性的。

明鏡每天依舊是守在明樓身邊照顧他,明樓因為身體很虛弱總是昏昏欲睡,睡得時間比醒的時間要長。

姐弟倆從沒有過這麼少語,明鏡看著睡著的弟弟,明樓總是夢見爹娘,常常被噩夢驚醒。

一連數日明樓都是這樣的狀態很是讓明鏡擔心。

終於明樓的身體情況好了很多也能說出了話來了,只是有些沙啞。

誰也沒想到明樓恢復後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姐,讓我走吧,讓明樓離開吧,明樓想爹娘了。”

不僅僅是明鏡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

“明樓,你別嚇姐姐,你胡說什麼呢。”明鏡含著淚水著急的說道。

“大姐,明樓好累,您放了明樓了吧。”明樓哀求著。

明鏡哭著“傻弟弟,姐姐錯了,你別嚇姐姐。”

明樓閉上眼睛不在說什麼。

明樓一連好幾天不和明鏡說一句話,只要一開口便是求明鏡讓他離開。

明鏡有些傷心不在在醫院陪著明樓,而是交給了阿誠,明台等人去照顧明樓,明鏡每天幾乎把自己鎖在小祠堂裡不出來,明鏡在像父母道歉像父母懺悔[爹娘,鏡兒沒有照顧好明樓,讓明樓不僅連家都不願意回,還讓弟弟沒有了活下去的慾望,爹娘,是鏡兒錯了,爹娘,鏡兒該怎麼辦,弟弟是我唯一一個至親的親人了。]

自從明鏡不來醫院後明樓總是發呆的在想[姐,對不起,這些年來是明樓拖累您了,明樓離開會讓姐姐不那麼累,弟弟們也都長大了能照顧好這個家了,明樓從小就是姐姐的累贅,明樓選擇離開。]

明樓出院這天明鏡還是來,她要接弟弟回家。可是明樓堅持要讓阿誠把自己送到酒店去住。

明鏡又是傷心又是氣憤打了明樓一耳光,明樓被打的一個踉蹌,明鏡推搡著壓著明樓上了車。

一回到家明鏡就拽著明樓去了小祠堂,一進入小祠堂裡明樓便自覺的跪下了。

明鏡什麼話都沒有說直接拿起馬鞭就往明樓的身上就抽去“你心裡到底有沒有這個家,我已經和你道歉了,你要我怎麼做,明樓你怎麼這麼狠的心說不要這個家就不要了,你對得起我麼?你對得起這個家麼?好啊。既然你要離開這個家,那我不如今天打死你算了我也圖個省心了。”明鏡一邊說一邊用鞭子抽明樓,已三十多下猶豫,明鏡看著傷痕累累的明樓不忍心再打停了手,坐在椅子上哭著說“姐姐知道你委屈,可是姐姐何嘗又不覺得委屈呢,爹娘死的早,我辛辛苦苦撐起這個家,我又何嘗不覺得委屈,明樓姐姐沒想到你居然這麼不懂事。”明鏡流著淚。

明樓聽姐姐這說,突然覺得自己很慚愧[是啊,姐姐為了這個家和自己付出了那麼多,自己怎麼就那麼不懂事呢,自己有什麼可覺得委屈的呢,最委屈的因該是大姐啊。]明樓艱難的撐起身子拿起馬鞭舉過頭頂說“大姐,是明樓錯了,明樓不懂事惹姐姐傷心難過了,明樓求姐姐責罰。”

明鏡看著滿身傷痕累累認錯的弟弟哪裡還忍心再去打,明鏡扶起明樓“姐姐知道了,姐姐不打了,姐姐扶你回房間。”

“謝謝大姐原諒明樓,大姐也累了一天了,早些休息吧,明樓自己回去就行了。”明樓恭敬的說道。

“那好吧,記得讓阿誠給你上藥。”明鏡雖然擔心,但也知道明樓是不會讓自己給他上藥的。

“是,大姐,放心吧。”明樓回了房間阿誠已經拿著藥在等他了,明樓上了藥便睡了過去。

明鏡怎麼也沒想到這次對明樓的一頓打會把明樓打的離自己那麼疏遠,如果明鏡那天晚上去看看明樓也許他會發現明樓的異常,如果她能更多了解關心一下自己的親弟弟,也許明鏡不會感到親弟弟明樓的畢恭畢敬的疏離。


评论

热度(52)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