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愛3

靳奇奇:

明樓這一昏迷就昏迷了三天,三天裡明樓渾渾噩噩迷迷糊糊的總是叫著“姐姐,姐姐。”明鏡也是在每一聲“姐姐”後回答著“姐姐在,姐姐在呢。”可是明樓沒有醒來。

三天,三天後明樓終於醒來。

“大姐。”明樓虛弱的叫了一聲。

“明樓你終於醒了,嚇死姐姐了。”

“對不起,大姐。”明樓用沙啞的嗓音說道。

“妳醒了就好了,姐姐去讓阿香給你做點吃。”

明樓很想留住明鏡陪陪自己,可是明樓沒有,明樓看著大姐明鏡的離開,默默閉上眼睛留著眼淚。

明樓本來以為大姐會親自送來飯菜可是沒想到送飯菜來的卻是阿香。

“大少爺,吃飯了。”

“大姐呢。”

“大小姐帶小少爺出去了。”

“哦,你出去吧。”

“是,大少爺。”

阿香出明樓的房間後,明樓在床上發著呆,飯菜也一口沒有動。

“阿香,大姐回來告訴大姐,我回公司了。”明樓朝著廚房喊到便出了門。

“大。。。。”阿香想攔住明樓可是明樓已經出了門。

明樓去了公司,把自己埋進公司裡。

明鏡回到家沒看明樓,聽到阿香說明樓回公司了,明鏡沒有多想,打了電話給賀涵問了問明樓的情況,賀涵告訴明鏡大哥在忙一直也沒見到,但賀涵保證會去看看大哥明樓,讓明鏡放心。

賀涵也是忙的很,根本沒有時間去看明樓,只聽秘書說明董事長看上去還好,賀涵也就沒當回事繼續忙著。

明樓這邊看似很好實際上很糟糕,剛剛退下去的燒又有些燒起來,明樓的退燒藥和阿司匹林已經當飯吃了。

明樓忙到很晚回到家,看見明鏡坐在沙發上,明樓心中一驚喜[大姐是在等我?]“大姐怎麼這麼晚了還沒休息。”明樓想確定大姐是不是在等自己。

“你說說明台這孩子,這麼晚了還沒回來。”明鏡說道。

明樓心中有些失落“明台大了,不會有什麼事的,大姐早點休息吧。”明樓說完便回了房間。

回了房間的明樓情緒失落的看著那張自己和大姐明鏡兩個人的合影[姐姐,你真的不在乎我麼?]明樓苦笑著搖了搖頭放下照片,疲憊的躺在床上。

一連一個多月日子都是這樣過,只是明樓的病情越來越重,人也越來越重,明鏡雖然有些擔心讓明樓去醫院看看,可是明樓只是推辭說自己只是太忙了累的沒有大礙,明鏡看著明樓除了瘦了一些其他看上去還都好,所以也就不強求明樓去醫院檢查。

明樓的不在意,大姐明鏡的不關心,終於讓明樓躺在了醫院的重症監護室。

明鏡看著躺在重症監護室裡明樓,陷入自責中。

[明樓,姐姐求你醒來,姐姐對不起你,姐姐不該忽視你的。]明鏡每天站在重症監護室的外面以淚洗面,看著明樓默默地祈求。

昏迷的明樓似乎再作一場夢夢見爹娘[爹娘,樓兒好難受,樓兒好累。爹娘,姐姐,姐姐他不喜歡我了。姐姐她不在乎樓兒了,樓兒生病了姐姐也不會想小時候一樣照顧樓兒了。爹娘,樓兒想你們,你們來接樓兒走吧,樓兒想跟你們在一起。]

明鏡看著明樓,突然醫生們沖了進去,明樓被推進手術室,明鏡在手術室外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明鏡覺得過了好幾個世紀那麼長,終於手術室的門在六個小時後打開了,明鏡抓著醫生問明樓怎麼樣了,醫生告訴明鏡明樓的命雖然搶救過來,但是明樓的求生意識很弱,能不能醒甚至能不能活都要看明樓他自己的意識了。

明鏡聽了醫生的話險些暈過去,明鏡每天都在明樓的耳邊和他說話,求他醒來,可是明樓的意識依舊很弱,弱到醫生給下了兩次病危通知。

评论

热度(58)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