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明楼 姐弟训诫

靳奇奇:

軒影咖啡:



这是一篇突如其来的连文,鸣谢群内的小可爱们@璎珞  @靳_龍_奇_健_苗  @离忧 以及艾特不上的佳爷~~~希望不要被屏蔽吧




谢谢到今天还这么爱大姐爱大哥的你们和我们




------------




明楼在国内的时候被明镜养的很好,虽不能说白白胖胖,也是体态丰腴,细皮嫩肉,可是他到了法国短短半年的时间整个人都瘦了下来,一米八几的大高个不过一百三十多斤,大衣穿在身上就像是挂在了衣服架子上,明镜不知未此流了多少泪,总以为是因为自己当初将一身伤还没好的他扔到了法国,以至于心伤至此。直到有一次无意中见到了明楼在法国的医生,才知道是受扁桃体发炎的侵扰,医生说,他给出了最好的治疗建议,可以切除扁桃体以绝后患,可是明楼告诉他一句中国名言,叫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明镜听了以后哭笑不得,笑,弟弟一片赤子之心,哭,弟弟不懂得爱惜身体。








明楼回家 便看见客厅内的明镜 脸色好似不太好 刚想溜 便被大姐制止 明楼满脸讨好看明镜 明镜可不吃这套 示意了明楼趴沙发上 明楼心里一个咯噔 大概想到姐姐是为了自己身体的事 不敢不听乖乖趴了上去。








“裤子!”明镜掂起特意为明楼准备的红木戒尺,也不急着打,先出声提醒趴得稳稳当当的弟弟。果然,弟弟吓得身体一歪,又赶紧扶住沙发背,回头望向明镜:“大姐,我都这么大了,再说这是客厅,万一……”明镜站在沙发旁,目光所及之处,明楼的侧脸更显消瘦,衬得鼻高眼凹,心疼这么好的弟弟怎么就寻了些愚孝之言去守,抬手起风,红木戒尺挟着怒气打在明楼的臀上,打得明楼身体一下子贴到了沙发上。明镜也不停手,连着十下,打得明楼上身直打挺,明楼心下嘀咕,这体重减了身体确实是弱,想撑都撑不住,今天可别让大姐把自己拍倒在这里,就听见大姐又出声了:“不脱是吗?好!我就打到你脱为止!裤子可并没犯错,如此平白挨打太冤,咱们就等到你把裤子脱了,挨满应罚之数,再把这裤子平白受的加罚上,明楼你看如何啊?”




明樓聽言趕緊說“姐,大姐,我脫我脫。”明樓慢慢悠悠磨磨蹭蹭的脫了褲子,趴在沙發,把頭埋進胳膊裡,明鏡也不晾著他,拿著戒尺就往明樓的屁股上打,一連打了十多下,“姐,姐姐,輕點。”明樓紅著臉跟明鏡求著饒,“閉嘴!!!你說說你都多大的人了還不會照顧自己,你是要氣死我麼?”明鏡毫不客氣的邊說邊打,明樓不敢再求饒只是咬著手臂心裡默默的叫著“姐姐,姐姐”不知打了多少下明樓只覺得眼前一陣陣發黑。明鏡估摸著六七十下後便停了手,看著明樓慘目忍睹的屁股心疼不已。








    明楼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卧室的床上,睁开眼,看见的是大姐趴着睡在了自己的床前,明楼怕大姐着凉,挣扎着起身,想为大姐盖上毯子,可不曾想,姐姐的睡眠是这样的浅,稍有些风吹草动,姐姐便醒了,来不及细看,便说:“明楼,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别担心,姐姐在呢。”




       明楼不觉得鼻子一酸,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姐姐,我没事儿了,您不必担心了,回房休息吧。”




      “姐姐不累,苏医生说了,你是因为旧疾未愈身体虚弱,加上我的一通责打,所以才支撑不住,昏迷了这么久,怪姐姐下手重了。”




       “姐姐,您别这样说,是明楼错了,不怪您。我睡了多久了?”




      “三天了,可把我担心坏了。”说完明镜叹了一口气。




       明楼想着几日来姐姐衣不解带的守在自己床前不离半步,心里难免不是滋味,平日里巧舌如簧的他,此刻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呀你,自己的身体虚弱成那样,我打你的时候为什么还是一声不吭啊?你要有什么好歹,是想要姐姐我内疚一辈子吗?”




      “明楼不敢,只是明楼惹姐姐伤心了,理当受罚,明楼不敢有怨言。”




       “你说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好歹也出国呆了那么久,学习了不少的先进文化,怎么偏偏信奉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的愚孝呢?你宁可身体虚弱成这般模样,也不肯去手术,为什么啊?”




     “明楼是怕,怕上了手术台再也下不来,死在了异国他乡,终不能魂归故土。”明楼小心翼翼地说着。




       听及此言,明镜一掌打在了明楼脸上:“不准胡言,我已经问过医生了,就是一个小手术而已,不会有风险的,哪有你讲的那般严重。”




      “姐姐不在身边,明楼终归是无根的浮萍无依无靠,明楼是真的害怕。法国纵有千般好,可却终归没有家人的陪伴。”




      听及明楼此言,明镜的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当初自己一气之下把明楼重责了一顿,伤势未愈便连夜把他送出了国,虽说是尊了父亲遗愿,可这么多年,自己到底是亏待了明楼,他该是遭了多少罪,受了多少委屈啊,才会惧怕一个小小的手术,怕自己在手术台上出现意外,再难归家。




      “明楼,对不起,这么多年,是姐姐疏忽你了,这次回国,便不要走了,留在姐姐身边陪着姐姐吧!”




      明楼拭去姐姐眼角的泪痕,说:“姐姐,我不怪你,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为了这个家,我不走了,就留在姐姐身边,我听姐姐的话,好好治病,姐姐切莫伤心了。”明楼讨乖的安慰着明镜。




      “好,不走了,不走了,明天就让苏医生给你安排手术,别害怕,姐姐陪你进手术室,姐姐陪着你,什么意外都不会发生,相信姐姐。”




      “好的,我听姐姐的。”




        长姐在,便心安。


















评论

热度(40)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
  2. 靳奇奇軒影咖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