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愛2

靳奇奇:

燒的迷迷糊糊的明樓一大早憑著一絲絲的毅力起了床,身後的傷,頭上痛,發的高燒這些都讓明樓覺得渾渾噩噩的,明樓強打著精神走到桌前找出阿司匹林和退燒藥一起吃下,明樓換好衣服早餐也沒吃便出了門去公司。

明鏡,明台,阿誠起來吃早餐的時候明樓已經早就出了門,明鏡他們不知道明樓這一宿是怎麼過來的,明鏡還在責怪明樓有什麼事那麼忙早餐都不在家吃。

一大早就來到公司明樓,也不好過,把工作都推給賀涵,並且告訴任何人不許進入自己的辦公室,有事找賀涵或者譚宗明去,便把辦公室的門上了鎖。

明樓在辦公室裡捂著厚厚的毯子,暈暈乎乎的躺在沙發上,腦海裡想的都是大姐明鏡[姐姐,您真的不在乎我了麼,姐姐,弟弟好冷,姐姐,樓兒好難受,姐姐,樓兒疼,姐姐您還在乎明樓麼?為什麼昨天晚上樓兒那麼等您,您都不來看看樓兒呢?]想著想著明樓就出了眼淚,不知不覺中明樓帶著淚痕逐漸睡了過去。

明樓這一覺便睡到晚上,可這一覺沒有讓明樓的病情好轉反之更加嚴重一些,燒依舊發著,頭依舊痛著,背後的傷也叫囂著。

明樓艱難的坐起來,努力的讓自己清醒一些,明樓在沙發上坐很久,才慢慢起身晃晃悠悠的走到辦公桌前坐下,打開抽屜拿出藥到了一把全吃下了。

明樓看了一下時間,時間還早這個時候回去大姐他們還沒睡,明樓便趴在桌上,一天沒有吃飯的明樓,現在的胃也開始疼起來,可是明樓看著辦公室裡備著的一些吃的不是過期了就是明樓不吃的。這些吃的是明鏡買來放在這的已經過期的是明樓的,沒過期的是賀涵的,賀涵願意吃一些零食所以明鏡經常送來。反倒是明樓不怎麼願意吃零食但是經常不吃飯,所以明鏡給明樓準備都是麵包牛奶什麼的,但每次明鏡問明樓辦公室又沒吃的時候明樓總說有,明鏡也就沒有在意,就這樣這些東西被明樓忘記了就過期了。

明樓看著賀涵那些吃的一點胃口都沒有,看著這過期了幾天麵包,明樓拿起麵包想著才過期幾天不會有什麼事便吃了起來。吃過麵包後的明樓覺得胃裡好很多沒有那麼疼了,趴在桌子休息。

明樓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明樓看看了時間覺得家裡人都睡了決定回家。

明樓走到自己車前想開車回家,可是自己的身體已經虛弱到不能開車了,這個點出租車也不好打,於是便叫了代駕。明樓坐在車上臉色很不好。

“先生,您臉色不好啊,您沒事吧,我送你去醫院吧。”代駕司機問道。

“謝謝,不用了,我就是工作累的,沒事。”說著明樓把手機給了代駕,手機上開著回家的導航。

車子來到門口,明樓給了錢謝過代駕後,輕輕的躡手躡腳沒有出動靜的回了房間。

房間裡的明樓連衣服都沒換,就趴在床上不省人事了。

安靜的屋子裡只有明樓那一聲一聲的“姐姐,姐姐。”卻依舊沒有得到明樓想要的回應。

明樓的高燒持續著,早上明樓沒有起來,他已經真的起不來了。

明鏡以為明樓又很早的走了,所以早飯還是三個人一起吃的,直到大家吃完早飯明鏡送阿誠和明台出門,才看見門口停著明樓的車。

“大姐,大哥沒走。”明台喊到。

“阿誠,明台你們先走吧,我去叫你們大哥起床。”明鏡轉身進了屋。

明鏡走到明樓的房前敲了門,沒有人回應,明鏡讓阿香拿來備用鑰匙打開明樓的房間門。

明鏡一進屋看著明樓趴在床上衣服也沒換就睡了,明鏡走到明樓身後拍了一下明樓“快起來。”

明樓身後本來就有傷再加上沒有上藥疼的明樓一驚,但持續高燒令明樓已經起不來了也清醒不了只是說著胡話“啊,姐姐,姐姐別打,明樓錯了,饒了明樓吧,明樓再也敢不敢了,姐姐別打了。”

明鏡被明樓的反應嚇了一跳,趕緊摸了摸明樓的額頭,這一模不要緊這溫度嚇得明鏡大叫這阿香給蘇醫生打電話。

蘇醫生來看明樓也是嚇了一跳,趕緊給明樓打退燒針又掛上點滴,蘇醫生說這高燒是外傷引起的,明鏡這才想起來自己打了明樓,兩個人好不容脫了明樓的上衣看著明樓後背的鞭痕明鏡嚇傻了,蘇醫生一看這傷就知道明樓沒有上藥,又趕緊明樓的後背上了藥。

明鏡送走蘇醫生回到明樓的房間守著明樓。

有些平穩的明樓那聲“姐姐,姐姐。”這次得到了回應。

“姐姐在呢,姐姐在呢。”

可是這回應的聲音也還不醒那昏迷的明樓。

评论

热度(52)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