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愛1

靳奇奇:

明樓不管受了多大委屈,永遠都是自己默默地忍下來,打碎牙往肚子裡咽,大哥風範。

最近的明樓頭疼發作越來越頻道了,阿司匹林更是一把一把的吃,當然這些明鏡都不知道。

明鏡不知道明樓的病情,更不知道她的親弟弟已經拿藥當飯吃了。

明樓每天除了疲憊還要忍受自己這長期的頭疼病,拖著身心疲憊自己回到家還要處理弟弟們惹得禍,大姐明鏡的指責。

“明大少爺,你還知道回來啊,就知道顧自己麻煩你也顧顧家裡的事情好不好啊。”明鏡衝著剛進屋的明樓說到。

“大姐,最近公司的事太多了,沒顧上家裡,家裡出了什麼事情麼?”明樓一進屋衣服還沒來得及脫,就忙著回明鏡的話。

“什麼事情,家裡能有什麼事情,就是你明大少爺都多少天沒在家裡吃過晚飯了。”明鏡氣憤的說道。

“對不起,大姐,公司最近太忙了,明天我一定回家吃晚飯。”明樓陪著笑臉哄著明鏡。

明鏡聽見明樓這麼說也就沒有那麼生氣了“明天必須回來吃飯。”明鏡不放心又說了一遍。

“是,明天一定回來。”明樓再三保證自己會回來。




第二天,明樓本來準備提前回家陪陪大姐明鏡,可是沒想到還沒出公司呢,就接到了明鏡的電話讓自己趕快回家否則後果自負,明鏡的語氣裡充滿了憤怒,明樓放下電話,拿出藥倒出一把吃下,自己不知道又怎麼惹到了明鏡。

“跪下。”

明樓剛一進屋就聽見明樓怒喊的命令,明樓趕緊跪下。

“明樓,我問你明台被學校開除的事你打算要瞞我多久?”明鏡氣憤的摔著明台被開除的信。

明樓也是一驚,明台被開除了?“大姐,明台被開除的事,我確實是不知道啊。”

“你少騙我,明台的學校是你安排的,他被開除了你會不知道?你少糊弄我。”

“大姐,明台的學校是我安排的,可最近公司的事實在忙的我暈頭轉向的,明台被開除一事我真的不知道啊。”

“好啊,到現在你還在找借口。”明鏡說著便拿起早就放在身邊的鞭子朝著明樓就抽了過去。

明樓被打的措不及防“大姐,明樓真的不知道。”

明鏡不理會明樓一連抽了十多下,明台回來了,明鏡才停了手。

明台看見明樓被明樓抽打的趴在地上喘著粗氣,趕緊上前扶起明樓“大哥,你沒事吧。”

明樓看著明台覺得自己心裡委屈極了。

“明台,你被學校開除是怎麼回事?”明鏡問道。

“啊,大姐,大哥你們知道了?大姐,您不會是因為我的事打大哥吧。”明台很驚訝。

“你大哥幫你瞞著我你被開除的事,他不該打麼?”

“大姐,你冤枉大哥了,這件事大哥不知道,我是昨天晚上被開除的,通知書是我今天早上拿回來的,學校是要通知大哥的,可是被我攔下了。”明台搭了著腦袋說道。

明樓聽見明台這麼說心裡更是委屈,抬頭看看大姐明鏡。

明鏡沒有看明樓而是指著明台說“滾去小祠堂跪著去。”

明台乖乖的進了小祠堂跪著。

明鏡看著明樓“起來吧,回房上藥吧。”

明樓聽著明鏡的話只覺得自己委屈,什麼都不知道挨了一頓鞭子,明台被開除卻只是被罰跪,明樓回了房間沒有上藥,沖了一個冷水澡吃了一把阿司匹林便趴在床上心裡不是滋味。



明鏡上了樓躺了一會便到小祠堂讓明台起來了,明鏡攙扶著明台下樓坐在客廳給明台揉著膝蓋,溫柔的訓著明台不懂事不聽話。

阿誠回到家看到了這一幕“大姐,明台我回來了。”

“阿誠,回來了,快洗洗手叫你大哥出來吃飯了。”明鏡說道。

“好的,大姐。”阿誠走到明樓房間門口發現門被反鎖了,阿誠拿出備用鑰匙開門進了屋裡。

“大哥,別睡了,大姐叫你起來吃飯了。”

“大姐在幹嘛”明樓問道。

“好像明台被大姐罰跪了,大姐在明台揉膝蓋上藥呢。”阿誠把自己看到和大哥明樓說了。

明樓聽見沒有說話心裡暗想[明台只被罰跪了那麼一會,大姐就心疼給他上藥,自己被打的這麼慘,自己都沒辦法上藥了,大姐也不來看一下麼?我才是撿來的吧。]

“大哥,吃飯了。”阿誠看大哥不說話便說道。

“你去吃吧,我累了,想睡一會。”

阿誠沒有看出大哥的不對勁,便出了明樓房間。

“明樓呢?”

“大哥,說他累了,要睡一會讓咱們先吃吧。”阿誠回答道。

“那行吧,咱們先吃吧,一會讓阿香給你大哥留一些。”

三個人吃完飯各自回了房間,明樓在房間裡期盼著大姐明鏡能來看看自己,可是明樓等了很久很久大姐明鏡也沒有來看自己,明樓只覺得委屈默默的留下眼淚,夜裡的明樓依舊沒有入睡,不僅僅頭疼,明樓還發起燒,明樓想起來自己找要吃無奈自己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明樓燒的越來越厲害了嘴裡不停的叫著“姐姐,姐姐。”可並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评论

热度(70)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