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親情3

靳奇奇:

本故事純屬虛構!!!!
















明樓跪在那裡快三個小時了明鏡也沒有下樓,沒有一句話傳來。

明樓覺得明镜鐵了心不要自己了,艱難的起身走出明家,滿身傷痕的明樓心情低落不知道自己該去那裡,那裡还能容下自己,自己還有家麼?明樓拖著疲憊疼痛的身體走著,天空也不作美下着狂風暴雨,雨水打在明樓傷痕累累的身上明樓也不覺得疼痛,也許是身上的傷也許是因為淋了雨,明樓開始體力不支暈倒在雨裡。

明樓被路人送到了醫院,到了醫院的明樓開始發起高燒,醫生給他打了退燒針上了藥可明樓還是沒有醒,明樓就這樣發燒退燒在發燒一個禮拜都沒醒,迷迷糊糊的明樓嘴裡時常喊著“姐姐”,醫生護士們這一個禮拜除了救治明樓就是四處打聽明樓的家人,功夫不負有心人醫護人員終於找到了明家,找到了明鏡。

當明鏡聽到自己的親弟弟已經昏迷一個禮拜了,什麼氣都沒有了,明鏡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醫院,明鏡看到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明樓,明鏡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这一个礼拜明镜寸步不离的守着明楼。

昏迷中的明楼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明楼梦见很久很久以前家里只有父母自己和姐姐,那年年幼的明楼因为不肯去幼儿园被父亲教训,而姐姐却是宠着自己哄着自己。那年明楼因为考试不理想被父亲责打,姐姐向父亲替自己求情又给自己上药。那年明楼在外受到了欺负,姐姐替自己出气回家后告诉他不能软弱。

明楼梦到父母去世,弟弟们进入明家,姐姐对自己越来越严苛,温柔宠爱自己的好像消失了。

梦到姐姐把自己撵走的明楼是那样无助的喊着“姐姐”。

明镜听到明楼喊自己,抓紧明楼的手轻声说着“明楼姐姐在呢,姐姐在呢。”

明楼好像听得见明镜的声音似的渐渐的情绪平稳一些“姐~别赶我走,我错了,姐姐别不要楼儿,姐姐,姐姐。”

“明楼啊,你睡了这么长时间了,醒来吧,姐姐没有不要你。”明镜含着眼泪说道。

也许是因为明镜的悉心照顾明楼第二天真的醒了过来了只是还有些虚弱。

明镜看到明楼醒过来很是高兴。

“明楼你终于醒了,你要吓死姐姐啊。”明镜的语气中有责怪有心疼。

明楼看见大姐第一眼就发现了明镜的憔悴。

“姐,对不起,明楼让姐姐辛苦了,姐姐别不要明楼好不好,明楼错了。”明楼哭着撒娇说道。

“明楼先不说了,你好好养养病,病好了再说。”明镜没有直接回答明楼的话,只是让明楼好好休息。

明楼见姐姐没有回答自己又不敢再说下去,只好闭上眼睛乖乖休息。

明镜一直在照顾明楼没有离开明楼半步。

明楼足足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明楼一直在做个乖宝宝,他在害怕万一自己在做错什么姐姐就会立刻离开他。

而明镜也在这一个月里一直宠着爱着明楼似乎要把这些年明楼失去都补回来似的。

姐弟两很默契都没有提过走不走这个话题。

但明楼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可以出院了,明楼不知道姐姐会不会让自己回家,姐姐要是不让自己回家自己该怎么办。

明镜看着出了神的明楼问道“想什么呢。”

“没什么大姐。”明楼还是不敢问姐姐到底要不要他了。

明镜知道明楼在想什么,这是自己的亲弟弟怎么可能真的不要他呢。

“明楼啊,明天就出院了,回到家里要好好休息听见没有。”明镜的这句话似乎是在给明楼一个定心丸。

明楼听见明镜的话开心的不得了,自己不仅可以回家了,最主要的是大姐没有不要他,明楼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搂着明镜撒着娇“姐~姐~,姐姐,我错了,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明镜被明楼搂着笑着摸着明楼的脑袋“多大了还撒娇,快放开我。”

明楼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放开明镜。

出院後的明樓被明鏡接回來家裡。

“明樓啊,你先去躺會休息一下,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謝謝大姐,讓別人去做吧,您也累了去休息吧”

“聽話去休息吧。”明鏡溫柔的說道。

明樓回了房間洗了澡換上居家服,躺在床上看著書,明鏡進了廚房煮了粥又燉了湯,讓阿香看著火,自己也回房間洗了澡換了衣服。

明鏡端著一些飯菜來到明樓的房間。

“吃飯了明樓”明鏡看著躺在床上的弟弟安靜的看著書溫柔的叫了一聲明樓。

明樓聽見姐姐叫自己,合上書準備下床吃飯卻被明鏡攔下來了。

“別下床了,就在床吃吧。”明鏡把飯菜端到明樓身邊。

“謝謝大姐,大姐辛苦了,一起吃吧。”明樓說道。

“好~姐姐陪你吃。”明鏡溫柔的說。

姐弟倆就這樣一起吃著,姐弟二人好像很久沒有這樣一起吃過飯了,都默默的吃著,時而明鏡看看明樓寵溺的笑笑,明樓看看大姐也只幸福的笑笑,姐弟二人吃完飯,明樓讓明鏡回房間休息,而明鏡卻要陪著明樓,明樓不在勸姐姐回房,兩個人坐著聊著天。

“明樓對不起,姐姐這些年忽略了你,對你的關心不夠,你不要怪姐姐。”

“姐,明樓不怪您,是明樓的錯,對不起,姐,是明樓不懂事,明樓對不起您,總是惹你生氣。”明樓低著頭認著錯。

“嗯,你是挺不懂事的,居然離家出走,還把自己弄病了,這次你生病昏迷把姐姐嚇壞了要罰。”明鏡略帶生氣的說。

“啊!是,大姐,明樓讓姐姐擔心了,明樓認罰,我跟您去小祠堂領罰。”明樓認真的說道。

“不用就在這吧。”明鏡怎麼捨得在用鞭子責罰明樓呢。

“姐~”明樓紅著臉撒嬌的說著。

“怎麼不認罰?”明鏡挑著眉說道。

“不是,大姐,明樓認罰。”明樓起身準備下地跪下。

“不用下地了,趴下。”明鏡說道。

明樓紅著臉趴在床上,突然感覺身後一涼,褲子就這麼被明鏡扒了下來 。

“姐”明樓一驚喊了一聲。

“讓你離家出走,讓你不顧自己身體,讓你弄病自己讓姐姐擔心。”明鏡每說一句就用手打一下明樓的屁股,打了有二十下,明鏡停了手。

明鏡雖然打的不是很疼,但明樓的臉紅通通的。

明鏡看著紅著臉的,把手輕輕的放在明樓的屁股上慢慢的揉著,明樓把紅紅臉埋進枕頭裡。

“還什麼羞,你小時候父親打了你都是姐姐給你上藥的,你忘了麼?”明鏡好笑的說著。

“姐~我已經長大了。”明樓紅著臉說道。

“你還長大了呢?那還耍小孩脾氣?”明鏡虛點著明樓的腦袋說道。

“姐~我,,,我錯了。”明樓害羞著說。

“好了,好好睡一覺吧。”明鏡一邊幫明樓提上褲子一邊笑著說。

“姐姐哄我睡。”明樓撒嬌的說道。

“剛才不是還說自己長大了麼?這一會怎麼又要我哄你了?”明鏡逗著明樓說。

“我在大,在姐姐面前也是個孩子。”明樓討好著說。

“臭小子,好好好,姐姐哄你睡。”明鏡寵溺的輕輕的拍著明樓哼著小時候哄明樓入睡的歌謠。

漸漸的明樓在姐姐歌謠裡入睡,這次明樓的夢是美的,是甜的。

明鏡看著睡著了的明樓臉上還掛著甜甜的笑,明鏡也幸福的笑了。



评论

热度(45)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