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親情3(上)

靳奇奇:

本故事純屬虛構!!!!!















年少的明樓多了很多弟弟,明鏡更是對他的關注越來越少,有時候弟弟們犯了錯明鏡也是要責罰明樓,雖說明樓有些少年老成,又懂事,但畢竟還是個孩子,委屈多多少少還是有的,壓抑忍耐時間長了終會爆發的。


週六週日的明家都是人最全的時候,明鏡也在家裡陪著弟弟們。

“明樓啊,你最近很忙麼,怎麼天天回來這麼晚?不要貪玩早點回家照顧弟弟們。”明鏡坐在沙發上看到剛進屋的明樓責怪的說道。

“大姐,我也是有朋友的,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家裡不是有保姆麼,為什麼一定要我照顧,我也是有自由的。”明樓這幾天故意回來的晚,他實在不想看到明鏡每天對弟弟們和藹可親對自己嚴厲,所以每天都故意回來的很晚。

“明樓,你怎麼說話呢,你是大哥,我讓你照顧弟弟不對麼?”明鏡有些生氣。

“我是大哥我就該什麼都是錯的?我是大哥我就該要照顧弟弟們?那我寧願不做這個大哥。”明樓大聲的說道。

“你給我跪下!”明鏡喊到。

明樓不為所動,站在那裡不動。

明鏡走到明樓面前,[啪]明鏡打了明樓一巴掌。

明樓捂著被打的臉委屈巴巴的瞪著明鏡,明鏡抬起手還要打,明樓捂著臉轉身跑出家門,明鏡楞楞的現在那裡沒有反應過來,等明鏡反應過來明樓早已經跑出了家門。

明鏡追出門,早已經沒有了明樓的身影,明鏡趕緊轉身進屋吩咐家裡保姆和司機出去找明樓。

明樓從家出來沒有地方去,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想著自己小時候不管是受了委屈還是被父親責罰或者是在外受了欺負,姐姐明鏡總是呵護自己,保護自己,寵愛自己,而如今大姐明鏡心裡應該只有那些弟弟們了吧,大姐心裡是不是早就沒有我了,明樓一邊走著一邊想著天色也漸漸的暗下來,明樓坐在路邊心情依舊低落,家還能回去麼?姐姐還要他麼?夜裡還是很冷的,明樓踡縮著靠著一棵樹坐著留著眼淚,他懷念以前那個只有父母姐姐和他的家,明樓默默的留著眼淚逐漸的睡了過去。

夜深了明鏡這邊依舊沒有找到明樓,明鏡坐在沙發上呆呆的看著大門口,腦海裡回想著明樓小時候的點點滴滴,可回想到父母走後的一年就怎麼也想不到明樓了,反而腦海裡出現的是明台、宗明、小遠、壯兒、藺晨、榮石、賀涵、許光明、球球他們,是啊,這些年自己真的對明樓的關心和疼愛太少了,可明樓真的就這麼離開自己了麼,離開這個家了麼?他怎麼可以這麼忍心,明鏡回想著默默的流下了眼淚。

一連三天明鏡都沒有找到明樓,而這三天裡明樓只住在一個很不起眼的旅店里,這三天裡明鏡經常發呆然後默默的留下眼淚。

第四天明家的司機終於在大街上的一個角落裡找到了明樓,明樓依舊不願意回家,但還是被司機連拉帶拽的帶回了家,明樓踏進家門的那一刻明鏡這些天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看著完好無損的明樓明鏡安心了,同樣怒氣也升了起來。

“跪下”明鏡氣的大聲喊道。

明樓在一進家門那一刻看到明鏡臉上寫滿了擔心,明樓那一刻覺得自己太混了,聽到明鏡讓自己跪下,明樓的心又冷了下來便跪了下來,姐姐還是不心疼自己麼?為什麼不問問我這些天過的怎麼樣好不好,有沒有受欺負?反而是責罰自己呢?也許姐姐真的不愛我了吧,明樓跪著腦海裡想著。

明鏡看明樓跪在自己面前,一句話認錯的話的都沒有,甚至一句話都沒說,明鏡氣急了,拿起鞭子對著明樓就是一頓抽打,姐弟二人都沒有說一句話整個房間裡只能聽見鞭子抽打的聲音和明樓的低聲呻吟聲。

二三十下過後明鏡停了手,明樓已經踡縮的在地上了起不來了,他勉強抬起頭看著明鏡,但卻對上明鏡冷冷的目光。

“明樓,你也大了,我也管不了你了,你既然不想回這個家那你走吧,我也不強留你。”明鏡冷冷的說道。

明樓聽見明鏡這麼說有些慌了,也認識到自己錯了,不該離家出走,不該對姐姐不敬,姐姐這些年來不易自己怎麼能說出那麼混賬的話。

“大,,,大姐,明樓求您了,別趕我走,明樓知道錯了,您打死明樓都行求您別趕走我,大姐求您了。”明樓拽著明鏡的衣角哭著哀求著明鏡。

“明樓,你走吧,姐姐這些年對不起你,你說的對你需要自由,我把你綁的太緊了也該放手了,你想去那就去哪吧。”明鏡說完轉身上樓不在看明樓。

明樓看著明鏡的背影呆呆的跪在那裡,姐姐真的不要自己了麼,明樓一時間不知道自己是該走還該留。



评论

热度(40)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