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亲情2

靳奇奇:

死间计划的成功让明镜失去了最爱的明台,同时也知道了自己亲弟弟明楼的这些年来的付出与隐忍,无奈家里还有一只鬼,明镜和明楼的姐弟不合还要继续演下去,现在的明镜非常想好好宠爱一下这个自己的亲弟弟,这些年来明楼太不容易了。

阿诚杀了桂姨虽说让明家陷入了危险之中,但明镜却可以好好和自己的亲弟弟在一起生活了。哪怕就是几天也好。

明楼虽然生气阿诚擅作主张杀死了孤狼,但能换来和姐姐没有伪装没有欺骗的生活,明楼内心还是高兴快乐的,哪怕只有几天也好,明楼总觉得自己太过于亏欠大姐。

“大姐您怎么了。”

“明楼啊,这些年苦了你啊。”

“大姐,这些年最幸苦的是您,您为了明家付出的牺牲太多了,而我明楼只对得起国家,最对不起大姐您。”

“明楼,你没有对不起大姐,你永远都是姐姐的骄傲。”

“大姐,我。。。”明楼的话没有说完头疼病就犯了。

“明楼,你怎么了。”

“没事,大姐。”明楼手扶着额头忍着疼回答。

明镜看着疼痛难忍的明楼喊来了阿诚。

阿诚听到明镜叫自己赶紧赶过来了“大姐怎么了?”

“阿诚,快给苏医生打电话,让她来看看你大哥。”

阿诚看见明楼头疼的样子,熟练的拿出了阿司匹林来给明楼。

“大哥怎么样了。”

“嗯,没事了。”吃了药的明楼没有那么疼了。

“阿诚回房间睡觉吧,我在这陪着你大哥。”

“是,大姐,大姐大哥晚安。”阿诚回了自己的房间。

“明楼,你这头疼病多久了。”明镜看着刚才阿诚拿药给明楼那熟练的程度就知道明楼的头疼病不是一天两天了。

“嗯,老毛病了。”明楼自从在姐姐面前卸掉伪装后便什么都不在瞒着明镜。

“老毛病了,大概十几年了吧。”

“为什么不让姐姐知道呢,你怎么会有这头疼的病呢,怎么来的。”

“不知道怎么就有了这病,大概就像阿诚说的是思虑操劳过度了才会头疼的吧。”

“明楼啊,真是苦了你啊。”

“大姐,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傻孩子,早点休息吧。”

“大姐,您也辛苦了,回房休息吧。”

“睡吧,姐姐陪着你。”

“姐,我,,,对不起。”

“傻小子,有什么对不起的,快睡吧。”

明镜坐在明楼的床边轻拍着明楼哄着他入睡,可能以为姐姐在身边的原因,明楼这十几年来从没有睡得这么踏实安心。

明镜看着入睡的明楼想起小时候的明楼,那时的明楼还是明家的小少爷,那时的明楼不仅聪明而比明台小时还要调皮捣蛋,经常被明父教训挨打。

明就这样看着明楼,这样回忆着过去,默默的留下了眼泪。

第二天一大早明镜还是放心不下明楼的头疼,早早的就请来苏医生来给明楼看病。

“苏医生,明楼怎么样了。”

“放心吧,没什么大事,只是这明楼长期服用阿司匹林对他的身体多少都造成了伤害,这孩子都快把药片当成糖片吃了,以后要让他少服用不服用阿司匹林。”

“好,谢谢您了苏医生,我以后一定看住他。”

“明楼这孩子太不易了。”苏医生感叹道。

“是啊,哎,这孩子啊。”

“你好好照顾他吧,我先走了。”

“苏医生慢走啊。”

明镜送走了苏医生又吩咐阿香给明楼做点吃的,本想回房休息一下再去看明楼的明镜,想到刚才苏医生说明楼把药片当成糖片吃就气不打一出来,但又想想明楼的額不已,又不忍心责怪明楼。

气归气,心疼归心疼,明镜端着阿香做的饭菜走进明楼的房,不巧正好撞见明楼又在吃阿司匹林,明镜气的放下手里的饭菜。

“你真的是要把药片当成糖片吃啊。”

“不是,大姐,我只是。。。”

“只是什么,要很好吃啊。”

“不是,大姐。”

“我看你就是想气死我。”

“不是,大姐,明楼不敢。”

明镜气了这个弟弟怎么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呢,明镜气的转身拿起明楼的书房的戒尺。

“大,,,大姐们我以后不吃了,您,,,您不用打我了吧。”明楼紧张害怕的看着明镜。

“不给你这小子一点教训,我看你不长记性,趴好了。”明镜略微带着生气的口吻说道。

“大姐。”明楼讨好般的叫了一声明镜

“怎么了,大少爷。”明镜似笑非笑的说道。

“姐,我错了。”明楼乖乖的趴在床上。

明看这个害羞的弟弟有点好笑的说道“裤子脱了。”

“姐~别。。。”明楼红着脸哀求的看着明镜。

“我帮你?”

明楼只好委屈巴巴的脱了裤子。

明镜见他重新趴好了,拿起戒尺照着明楼的屁股连打了十下,其实明镜打的不是很疼至少比鞭子轻多了,但明楼却是哭了,他知道明镜时心疼他才打他的,明镜看打明楼哭了以为明楼委屈了。

“委屈了?”

“没,没有。”明楼带着哭腔回答。

“明楼,你是姐姐的命,是明家的顶梁柱,你这样不知道爱惜自己,姐姐很心疼。”明镜停了手安抚着明楼说道。

“对不起,大姐,我错了,总是让您为我担心操心,姐您打吧。”

明镜看着明楼认错认打的样子有些心疼,但还是硬着心疼拿起了戒尺又打了明楼十下明镜放下楼戒尺。

明楼趴着没有姐姐的话,明楼也不敢提上裤子只好就这么趴着。

明镜照来要给明楼上。

“大姐,不用上药了。“明楼红着脸不好的意思的说道。

明镜咩有理会明楼的话,拿着药给明楼上着,明楼的脸红红的把脸埋进胳膊里,明镜把药涂在手上慢慢的轻轻的揉擦着明楼的屁股。

明镜看着害羞的的明楼打趣到”明少爷害羞了?你小时候每次闯了祸被父亲打完不都是我给你上药的么,现在倒是知道害羞了。”

“姐我都这么大了,能不害羞么。”明楼刚才把脸埋进胳膊里又哭了,这一说话都带着哭过沙哑的嗓音。

明镜看到明楼又哭了,还红着眼睛很心疼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姐姐打疼你了?还是姐姐弄疼你了?姐姐轻点好么?别哭了乖”明镜哄着明楼。

“没有,姐姐,不疼,真的不疼。”

“你记住了,你多大了,也是姐姐的弟弟,在姐姐眼里你也是个孩子。”

“好好好,姐姐,我是孩子,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姐姐可以我这个孩子弄点吃的么好饿啊。”明楼撒着娇。

明镜这才想起来赶紧把饭菜端过来给明楼吃,明楼想要提上裤子坐起来吃,但还是被明镜制止了。

“趴着别动了,裤子也不要提上了,刚上了药别蹭掉了。姐姐喂你吃。”明镜一边说着一边帮明楼身上盖好一个薄毯子。

“姐,我还是自己吃吧。”明楼有些不好意思。

“好,你自己吃,楼儿长大了,不需要姐姐喂了。”明镜略带着失望打趣着明楼。

“姐,那你还是喂我吧。”明楼被明镜说的越发的不好意思。

“好了,你还是自己吃吧,姐姐陪着你。”明镜看着脸越来越红的明楼便不再逗他。

“姐姐也一起吃吧。”

“你吃吧,姐姐吃过了。”

“姐姐要是不陪着楼儿一起吃,那楼儿也不吃了。”明楼像小时候一样和明镜撒娇。

“好好好,姐姐陪楼儿一起吃。”明镜宠溺着看着明楼笑着哄道。

姐弟俩吃完了饭,明楼让明镜回房间好好休息休息,可是明镜不愿意,要陪着明楼,姐弟俩就这样一天都在明楼的房间里聊着,回忆着过去。一直到很晚没有人打扰过俩个人,姐弟俩能这样长谈实属来之不易自然没有人去打扰。

傍晚明镜给明楼又一次上了药又把他哄睡了,明镜没有回房间休息,而是趴在床边握着明楼的手渐渐睡去,两个人都在享受着为数不多的幸福时刻。






















评论

热度(38)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