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训诫5

靳奇奇:

小祠堂的里明楼早就跪不住了。

明镜在上楼时候顺手拿起鸡毛掸子。

小祠堂里明楼听见上楼声音,赶紧直了直自己身体让自己跪的更直一些。

明镜开门卡到有些跪不住但还依旧跪直身体的明楼,明镜觉得有些后悔了,为什么每次哪个弟弟犯了错都要牵扯上明楼呢?明镜苦笑了一下。

“姐~”明楼扭过头看着明镜,撒娇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觉得委屈了?”明镜假装生气的问道。

“明楼不敢。”明楼确实委屈,但又不能说。

“起来吧。”

“啊?谢谢大姐。”明楼有些意外。

“谢什么?你以为我会放过你?”明镜说道。

“大,,大姐不是吧。”

“怎么不行么?”

“不是,明楼听姐姐发落就是。”

“那好跟我来。”

明楼跟着明镜出了小祠堂,明楼认为只要不再小祠堂就不会太惨。

明镜把明楼带到明楼的书房。

“手扶桌子撑好了。”明镜命令道。

“是,大姐”明楼认命了今天这顿打逃不了了。

【啪啪啪啪啪】五下鸡毛掸子打在明楼的臀部上,“光明的事为什么瞒着?”

“呃呃呃,明楼不想让姐姐操心”

【啪啪啪啪啪】“那我还真是要谢谢明公子了“明镜一边打一边说。

“明楼不敢。”

“我告诉你明楼,光明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光明坐牢,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光明不能坐牢。”

“是,大姐,我会去办的。”

“好,你要办的不好,有你好果子吃,听到没有。”

“是,大姐,你放心吧。”

“行了,起来吧,先记着办的不好咱再算账。”

“是是是,大姐,放心吧。”

“你该干嘛干嘛吧。”

“是,大姐,我这就去找老谭想想办法去。”明楼赶紧开车离开。

明镜看明楼走了,去厨房给光明做一些吃的。

评论

热度(31)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