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訓誡3

靳奇奇:

第二天一早明镜也不管明楼伤好没好能不能自己照顾自己就把他一个人在家里,直接拽着来看明楼的谭宗明去了深圳找贺涵。

深圳这边的贺涵,自从明楼走后贺涵就知道大姐一定会来的,所以贺涵看到大姐明镜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并不意外,他贺涵敢跟明楼说不回去,可他绝对不敢和明镜这么说的。

“涵儿,跟姐姐回去好不好,姐姐知道不管是唐晶还是辰星或者是罗子君都伤了你的心,但是涵儿你还有姐姐我,有大家呢,你应该回家,只有家才是你避风的港湾,你在外面也半个月,玩累了也该回家了吧。”

“大姐,我是没脸回家”

“涵儿,什么叫没脸回家,你什么都没做,辰星的事你是顶包,再说了,我昨天问过你大哥了,辰星他已经收购了,而且你现在是辰星最大的董事。”

“啊!!收购辰星,我是最大董事?”贺涵很是吃惊。“大姐,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动用家里的关系。”

“涵儿,从你进明家那天起,你就一直跟我们有距离,踏入社会你更是不提我们之间关系,但是涵儿你知道么,你进入明家就是我明镜的弟弟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明家是我们的一份子,姐姐哥哥都会帮你不管你接不接受,因为我们爱你知道么?”

“大姐,我。。。”

“还是不愿意么?”

“不是的,大姐,我怕大哥他。。。上次大哥来的时候被我气走了。”贺涵说到大哥被他气走的时候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声音很小。

“那就是说,你愿意跟姐姐回家啦”

“嗯嗯”贺涵点点头。

明镜和贺涵还有老谭刚要进入明公馆时候被急忙匆匆跑出来的阿香差点撞上。

“明镜姐,宗明哥,贺涵哥。”阿香喊道

“阿香,你这么慌张干嘛”明镜问道。

“明镜姐,你们回来了,我还以我是凌远哥和庄恕哥来呢。”

“小远和小庄要来啊”明镜高兴的说道。

“是”

“这俩孩子好久也不回来了,今天怎么想回来了”明镜觉得奇怪。阿香没有回答。。。。。。。

“对了,明楼呢”明镜突然想到还有个受伤病人呢。

“明楼哥他。。。”阿香不知道该怎么说。

“明楼怎么了?是不是去公司了,这孩子打轻了。”明镜有点生气的说到。贺涵是一脸懵懵的。老谭知道大姐一定会打大哥,他本来就是来看明楼的,没想到却被大姐拽走接贺涵去了。

“明镜姐,明楼哥没有去公司,他就是想去现在也去不了了。”阿香说到。

“明楼他怎么了。”明镜喊道。

“明楼哥,从今天上午就一直发烧,到现在也没退烧,我才给凌远哥和庄恕哥打电话的让他们来看看明楼哥。”

明镜听了阿香说完,赶紧快步走向明楼的卧室。一进明楼的卧室就看见明楼趴在床上,明镜摸摸明楼的额头确实烫得很,明镜掀开被子看到明楼身上的伤还是自己给他上的药没有换过,明镜知道一定是明楼自己不让人给他上药的,明镜正想给明楼换药,凌远和庄恕就来了。这两个人看看了明镜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赶紧忙活着明楼,明镜不忍心看明楼身后的伤,出了明楼的卧室来到客厅。

客厅里老谭和贺涵正在聊天。

“宗明,你一会让阿香多做点好的给明楼补补。”

“啊!大姐,大哥都那么胖了,您还给他补啊?”

“你这孩子,怎么说你大哥呢,你大哥那身体你不清楚啊”

“好好好,大姐我知道了。”老谭表示很无奈,这个大姐对大哥真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

“涵儿,跟我来。”明镜冲贺涵说到。

贺涵听到大姐叫自己突然感觉到害怕,但还是乖乖跟着去了。

老谭看到这一幕无奈的向明楼卧室走去。

“小远小庄”老谭进屋喊打。

“宗明哥。”两个人齐声喊道。

“大哥怎么样了?”

“伤口清洗过了,退烧针也打了,没什么事”凌远说到。

“那就好,对了,你俩别走啊”老谭说到。

“怎么了,宗明哥。”庄恕问道。

“啊,没什么,就是一会你们俩还点给咱们的小孔雀上药。”

“咱家这个小孔雀却是该好好教育一下”凌远说。

“凌远哥,你是院长,你忙你现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大姐舍不得恨打的。”庄恕说到。

“好吧,大哥这也没什么大事了,小孔雀不会很严重,那我先回医院了,如果大哥在烧起来你们就赶紧把他送医院来啊。”

“嗯,知道了,放心吧。”老谭和庄恕一起答道

送走了凌远,老谭和庄恕就坐在明楼身边,一边守着明楼,一边等待给小孔雀上药,顺便两兄弟难得有机会聊聊天。平时都太忙了,聚在一起也没有时间好好聊聊,这次是个机会。

另一边,明镜屋里贺涵正在面对墙壁站着,而明镜坐在贺涵身后不远处的凳子上。两个人就这样一个站着一个坐着,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安静了五分钟,明镜先开口了。

“涵儿,知道我为什么罚你么?”

贺涵背对着明镜说到“知道,大姐。”

“说说看,错在哪里了。”

“我不该离家出走,不和家里人说一声,让家里人担心。”

“好,那你认罚么?”

贺涵没有及时的回答,他在想以前,【他进入明家到现在,犯了错都是哥哥们惩罚自己,打自己,大姐却是从来没有打过自己,其实在贺涵的内心深处挺希望姐姐管教自己的。】

明镜见贺涵没有回答自己于是又问了一遍“涵儿,你认罚么?”

“大姐,我错了,我认罚。”

“好,既然你认罚,十下戒尺,自己报数,打多了,我可不负责。手撑着墙,撑好。”

“知道了,大姐”

“啪。” “一。”

“啪”。 “二。”

“啪,啪。” “三,四。”

“啪,啪。” “五,六。”

“啪啪啪啪。” “七八九十。”

明镜真的狠不下心来打贺涵,这十下可能都不用上药。

“你们兄弟几个,个个都不让我省心,我都快管不了你们几个了,前几天刚打完光明,然后就是明楼,紧接着就是你,真不让人省心。”明镜有点心累的抱怨道。

“大姐,对不起,让您操心了”贺涵讨好的说。

“算了,算了。咱们去看看你大哥,他要是醒了,你好好跟你大哥认个错,知道么?”

“知道,大姐。”

明镜贺涵来到明楼屋里,看到景象却是,明楼依旧趴在床上睡着,看样子因该是已经退烧了。而老谭和庄恕则是一人坐一边趴在明楼左右的床沿边睡着。明镜走过去想给他俩盖上点什么,两个人去很有默契的醒了。

“大姐,放心吧,大哥没事了,已经退烧了。”老谭扶着大姐一边坐下一边说。

庄恕看了看贺涵说到“怎么样,小孔雀,用不用我给看看?”

贺涵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忙说“不用,不用,没事,没事。”

老谭和庄恕看着贺涵这样觉得好笑。

“真的不用?”庄恕还是不放心。

“什么就不用了,赶紧和小庄回屋让他给你看看。”明镜虽然知道自己没有是多大劲但还是不放心。

没办法,大姐发话了贺涵只能照做。过了一会贺涵和庄恕重新回到明楼屋里“大姐放心,没事的,我看过了,不用上药的。”

“嗯。那就好。宗明,你们去吃饭吧,我在这陪一会明楼,你让阿香把饭菜给我拿过来一些就行了。”

“大姐,还是我在这守着大哥吧。”庄恕说到。

“你们去吧,我不亲自守着明楼我不放心,你们吃完就回自己屋里休息吧,这么晚了别回去了。”说完明镜看了看熟睡的明楼。

三个人没有再说什么,只好走出明楼的房间。

餐桌上的贺涵虽说不用上药但也疼啊,今天只能站着吃饭趴着睡觉了。


评论

热度(44)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