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訓誡

靳奇奇:

“明樓,明樓,明樓”
書房你明樓剛剛忙完手頭上的工作剛昏睡過去就聽見自己家大姐叫自己的聲音,趕緊起身開房門。正好撞上大姐。
“大姐這麼早有什麼事麼?”
“你。。。你又一宿沒睡?”
“大姐近來公司的事有點多所以忙了一些”明樓沒有直接回答。
“你啊,越愛越不會照顧自己了,你的帳最後算,我來找你有別的事”
“是,大姐找我有什麼事麼?”
“我來找你是想和你說說光明的事。”
“大姐來坐下來說,光明的事我也聽說了只是這幾天忙著公司的事沒來幾找他談談,”明樓一邊說著一邊給大姐到了一杯咖啡。
“你說說光明這孩子離婚這麼大的事也不和咱們商量一下。”
“大姐,光明這麼大的人了他有分寸的。”
“他有分寸,他有分寸還會離婚麼?不行,明樓,你給許光明打電話讓他在忙也必須給我回來,不回來就不用認我這個大姐了。”
“是,大姐,你消消氣我這就給他打電話。”明樓安撫大姐回自己房間休息,下了樓趕緊給光明打电话。
“喂,大哥”
“光明啊,你下班赶紧回来,大姐很生气啊,说你不回来就别認她这个大姐了。”
“我知道了,大哥,我马上回去”挂了明楼的电话,光明很害怕,自己离婚的事一直瞒着大姐和大哥这会大姐让我回去估计这顿打跑不了了。
下了班,许光明赶紧开车回明家,一进屋就看见大姐坐在沙发上,一脸怒气。
“大。。。大。。大姐,我回來了”
“嗯。吃飯吧”
飯桌上,三個人沒有說話,明樓實在受不了了說道“大姐,光明你們慢慢吃,我會書房了公司還有一些事情我去處理一下。”明樓說完趕緊回了書房去奮鬥公司的事情了。
飯桌上只剩下明鏡和許光明,世界不該如此安靜的。
“大。。大姐我也吃好了,我先回房了。”許光明現在覺得能躲就躲,可是大姐明鏡不這麼想。“吃好了,就去我房間跪著去,好好想想一會我有話問你。”
“是”許光明知道今天無論如何也是躲不過去了,轉身上樓去了明鏡的房間。
房間裡許光明在屋裡的正中間跪下,想著怎麼和大姐解釋自己離婚的事,怎麼才能少挨點打。
樓下的明鏡也在努力消氣,不至於盛怒下把許光明打的太狠。明鏡覺得自己足夠冷靜了就上樓去了。
屋裡的許光明早就跪不住了,但依舊跪直身體,只盼著大姐能快點上來。
屋裡的們被打開嚇了許光明一跳,哆嗦了一下。
明鏡看著跪著的許光明多少心裡有點心疼,但教訓還是要給的。明鏡走到許光明面前。
“大。。。大。。大姐”許光明結結巴巴叫了一聲大姐。
“起來,手撐床趴好。”
聽見大姐上來什麼都不說直接就打許光明害怕的很,跪著不敢動。委委屈屈討饒的看著大姐。明鏡見他不動大聲說道“我說話不好使?還是你不想認我這個姐姐了。”許光明聽見大姐這麼說趕緊站起來走到床邊,手撐床趴好。跪的時間不長但也不短啊起來和走路膝蓋多少還是疼的。
明鏡見許光明撐好,從櫃子裡拿出戒尺,走到許光明身後,點了點許光明的臀部。許光明被大姐這個動作弄臉通紅通紅的。
“我現在問你,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回答,听到没有”明鏡說完[啪]的一下戒尺打在许光明的臀部上。许光明吃了痛赶紧回答道“是,大姐”
“我问你为什么离婚”
“本来是打算假离婚的……”[啪]许光明的话还没说,明镜就又打了一下。“许光明,你挺厉害啊,还假离婚,你怎么想的”[啪]明镜说完又打了一下。
“大。。。大。。。大姐,我。。。我错了”疼痛来袭让许光明更结巴了。
“接着说”
“我和丁雪假離婚是為了貸款買房子,銀行貸款能便宜一些。”
[啪]明鏡又一下“明家破產了麼?你想買房子,我和你大哥還能不給你麼?”[啪啪啪啪啪]明鏡一連打了五下。
“啊,啊!大。。。大姐,我。。我是不想麻煩家裡。”
“不想麻煩家裡還是不想用家裡的錢?”[啪啪]明鏡打了兩下。
“不,不,不是的,大。。大姐。我錯了”
“那我再問你,既然現在房子買不上,為什麼不和丁雪復婚?”
“離,離了婚之後,我們之間出現很多問題,她不相信我,說我騙她,我們都覺得復了婚也過不下去了,就,就都沒打算復婚。”
[啪啪啪啪啪]又是五下“好啊,許光明,你現在越來越能作了,現在作的婚姻都沒有了,你們想過婷婷麼?婷婷怎麼辦?”[啪啪啪]明鏡實在生氣就又打了三下。
“呃呃呃,大。。。大。。。大姐,別打了,疼。婷婷現在和她姥姥在一起,我們會處理好的,不會讓婷婷缺少父母的愛。”
“我告訴你,光明,你以後在幹作,我就把你按在客廳打”
“不。。。不。。不幹了,大姐。。我真的知道錯了。”
“撐好,最後十下,再作絕對不輕饒你。”
“是,大姐,不。。。。不。。。不敢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明鏡五下一組的打完了最後十下。“起來吧”
許光明忍著身後的疼痛站起來,站在大姐面前。
“趴在床上吧,一會我給你上藥。”
聽見大姐要給你自己上藥,許光明有種想跑的衝動,奈何沒辦法身後實在太疼,走都走不了更別說跑了。
“大。。。大。。大姐,不。。。不。。不用,我自己上藥可以的。”
“沒挨夠是不是,我是你大姐怕什麼,要不讓你大哥來給你上藥,我可不敢保證他不在打你一頓。”
“大姐,我上藥,我上藥,你別讓大哥來,我怕”許光明可還是最怕大哥明樓的。
“好啊,怕大哥不怕我是不是”大姐一邊找藥一邊數落這許光明。
“不。。不是,大姐,我。。。”
“你怕我?怕我還敢這麼作?”明鏡打斷許光明的話。
“。。。。。。”許光明不在說話了,他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明鏡見許光明不說命令道“把褲子脫了吧,上藥!!”
這話讓許光明的臉又紅了,但手上的動作沒聽,他慢慢的退下所有褲子,把臉埋進自己的胳膊裡。
明鏡還是心疼這個弟弟的,整個臀部沒有流血破皮的,只是有些紅腫,明鏡小心著上藥嘴上說著“這麼大的人了,還這麼能作,不打你一頓不知道長記性,再有下次讓你大哥打你我可管不了了”
“大姐,我錯了,別。。別把我交給大哥”
“這會知道怕了,早幹嘛去了?”
“大姐,我真知道錯了,不敢了,”
“你說你都是當爸爸的人了”
“大姐,你都說我是當爸爸的人了,能不能不這麼打我了”許光明略顯委屈的說道。
明鏡輕輕的啪了一下許光明的臀部說道“怎麼?覺得丟人了?”
“不。。。不。。。不是,我是怕婷婷知道了,我這個做爸爸的沒有威嚴了”
“還是覺得丟人了嘛!死要面子活受罪,活該,再作我就把婷婷接過來看看我這個姑姑是怎麼教訓她爸爸的。”
“大姐~!”許光明撒嬌似的叫了一聲。
“行了,今晚你就睡這吧”
“那怎麼行,我睡這大姐您睡哪啊,我還是回自己的房間吧。”許光明說著就要起來。
明鏡趕緊扶他趴下“我讓你睡這就睡這,我守你睡著了,我再去你的房間睡,我怕你夜裡發燒。”
“大姐,我哪有那麼弱啊!”
“好了,快睡吧,我不親自看著不放心。”明鏡幫許光明蓋了蓋被溫柔的說道。也許是太累了,許光明很快就睡著了。明鏡一直守到夜裡凌晨三點多反復確定許光明沒有發燒,受傷的的部位也有些消腫才去睡。
從房間出來明鏡往明樓的房間看了看,看著沒有燈光,明鏡以為明樓已經睡了,就沒有下去直接去了另一個房間睡覺。而明鏡不知道此時的明樓沒有睡還在工作,一直到五點多才趴在書桌上睡過去。














本來打算讓大姐拍完許光明直接拍明樓的,但是沒想到出去辦了點事,又約了朋友嗨皮,只能現拍許光明了。明天爭取能拍上明樓,但是各位不要抱太大希望,因為明天本人還要出去辦事,後天還要參加婚禮,還要陪朋友拍照出外景做後勤,如果明天拍不上明樓週一一定能拍上。還有本人文采非常非常不好屬於學渣,大家就湊合看。如果覺得不好,可以直接說本人就不更了,歡迎大家提出意見建議

评论

热度(44)

  1. 靳奇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