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的各位 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么表现

弱国无外交
历史是何等的相似

姐弟亲情10

靳奇奇:

雨已經下了一天一夜,雨中的天是冷的,明楼的心也是冷的,他已经在门外跪了一天一夜,明楼的心如同这雨一样。

76号门前明楼迫不得已撑掴大姐明镜,明楼被汪曼春带回酒店戏做足了,明楼回到明公馆却被明镜赶出了明公馆,明楼只好跪在门外,可这一跪就跪了一天一夜,明镜也不曾出来看一眼明楼就任由明楼这么跪着。

这雨下的仿佛也在同情明楼,大雨下起来没完没了。

明楼本身喝了酒在加上本身的头疼病,长时间的跪让明楼开始体力不支,浑身湿透的明楼无助的躺在雨中,在雨里昏睡了过去。

明镜在楼上的房间里看着明楼,心跟着明楼揪着,明楼跪了一天一夜,明镜就这样在窗前看着明楼一天一夜,明镜看见明楼倒在雨中,明镜冲下了楼喊了阿诚一起把明楼扶回了房间,明镜叫来苏医生给明楼看病,苏医生看着明楼充满了心疼,明楼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而现在明楼又是自己的领导。

“明镜,明楼他没事,就是淋了雨有些发烧了,烧退了也就没事了,但是明楼的身体真的不能在服用阿司匹林了。”苏医生心疼的告诉着明镜。

“阿司匹林?总服用?”明镜很一脸不知道的看着苏医生。

“哎,明镜你该关心关心你的亲弟弟明楼了,他很早的时候就有头疼的毛病这些年一直在吃阿司匹林缓解,可这要吃多了是用副作用的,现在的明楼看上去很健康实则已经是空架般。”

苏医生的话让明镜很是震惊,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亲弟弟已经虚弱到如此地步,明镜守着昏睡的明楼痛心痛哭不已。

昏睡的明楼梦见明镜把自己赶出家门,大喊着“姐姐不要赶我走。”明楼一下子惊醒惊动了明镜。

“明楼你怎么了!”明镜紧张的看着明楼。

“大,,,,大姐,我,,,我没事,没事。”明楼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躺在自己的床上。

“嗯,已经退烧了。”明镜摸了摸明楼的额头已经不那么烧了。

“大姐,明楼知错了”明楼下床跪在明镜的面前。

“你这孩子刚退烧又作什么快起来。”明镜要扶明楼起来。

“大姐,明楼当日动手打了您,是明楼不孝,请大姐责罚,明楼只求大姐别,,,别赶明楼走,明楼只有姐姐一个亲人了,若是姐姐不要我了,明楼就真的没有家了。”明楼低着头跪求着明镜不要赶他走。

自己的亲弟弟怎么能不心疼,怎么能真的忍心赶他走。


“好,那你既然知错就脱了裤子趴在床上去。”

“姐,我都这么大了,别。。。我跟您去小祠堂。”

明楼的身体状况明镜怎么可能还舍得对明楼动鞭子呢。

“少废话,快点趴下。”明镜催促着明楼。

明楼起身脱了裤子红着脸趴在床上,明镜抬手一巴掌拍在明楼的屁股上。

“啊,姐,你还是用工具吧。”说着明楼要抽出皮带给明镜。

“别动,趴好,怎么打我说的算!”明镜制止了明楼的动作。

明楼乖乖趴在床上。

明镜见明楼趴好抬手“啪啪啪啪啪。。。。。”打了三十多下。

明楼脸红的和现在他的屁股一样。

明镜看着这样明楼很是可爱,明镜用手揉着明楼红彤彤屁股。

“明楼啊,答应姐姐照顾好弟弟们的同时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再让姐姐担心了。”

“姐,你放心吧,明台我已经安排好了。”

“姐姐知道你一定会安排好的,明楼这些年姐姐亏欠你了。”

“姐,是明楼这几年对不起你,让你担心了。”

“姐姐知道你的身份不容易,你一定要答应姐姐你一定要活着。”

“姐,明楼答应您,一定会照顾好自己。”明楼不敢答应明镜保证自己活着。

明镜扶着明楼趴躺在床上,明楼要穿上裤子被明镜制止了。

“姐~”明楼红着脸喊了一声。

明镜好笑的看着明楼,轻轻的揉着明楼微红的屁股。

“睡一觉吧,好好休息一下。”

明楼在被明镜轻揉中睡着了。

姐弟情亲9

靳奇奇:

明楼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明镜这一个月里茶不思饭不香,日日夜夜都失眠。

一个月前,明台因为在学校和同学打架被明楼打了一顿,而大姐明镜当时在苏州办事,刚进屋就见明台哭啼啼的跑来跟明镜告状说大哥明楼打了他,明镜看了看明台伤虽然不严重但也让明镜心疼得很。

明镜怒气打开明楼书房的门。

“大,,,大姐。”明楼被吓了一跳。

【啪】明镜打了明楼一巴掌,明楼被这突然其来的一巴掌打的有些懵。

“大姐?”

“明楼,明台再有错你也不能打他那么狠啊,你怎么下去的手啊。”明镜指着明楼喊道。

“大姐明台在学校打架,我就教训了他一下,没打多重您不用担心。”明楼解释道。

“明台还那么小,他能抗你打么,你自己下手多狠你自己没数么?”明镜还是心疼明台。

“是,大姐说的是,明楼下手狠了些。”明楼虽然嘴上恭敬的回复着明镜,心理却是不舒服。

“你一会去看看明台哄哄他,听见没有。”

“我不去,大姐,我承认我下手重了,但也是明台有错在先,我去哄他他就会认为我打错他了,她就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明楼有些激动的说道。

【啪】明镜打了明楼一耳光“你,,,你给我滚去小祠堂跪着去。”明镜没想到明楼会这么说。

明楼捂着脸跑出了书房,跑出了家门。

明镜打完明楼就后悔了,但等他缓过来追出去的时候明楼已经跑出了家门。

明镜派出所有人去找明楼结果都是无功而返,就这样明楼失踪了一个月。

明楼在那在什么地方没人知道,明镜找不到他,任何人都没有明楼的,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劝明镜看开点也许明楼已经死了,明镜死也不相信他的亲弟弟就这么没了,她不相信他的亲弟弟就这么舍得扔下这个家,扔下她这个姐姐。

明楼在哪?明楼自从那天跑出家,他就选择了离开了上海,跑到一个偏僻的小村里,被一个许姓人家就了下来,这一个月明楼都在这里,这家人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光明能走出村里去大城市看看。

明楼跑出家是一时生气,如今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打算回家,就算是被姐姐打死他也认了。

一个月后明楼带着许家的儿子光明回到了上海,明楼刚一进上海就听见明董事长为了找自己的大弟弟已经卧病在床一个月了,明楼很愧疚带着许光明跑回了明家。

在明家门口明楼停下了脚步“光明一会不管你看见什么都不要说话,不要害怕,有大哥在呢,知道么。”明楼蹲下来安慰紧张的小光明。

小光明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明楼领着小光明进了屋,看见大姐虚弱的躺在沙发上明镜听见有人进来往门口看一眼,就看见了明楼。

明镜迅速起身跑到明楼身边紧紧的抱住明楼,明楼呆呆的被明镜抱着,任由明镜抱着。

明镜抱着明楼哭了一会有反复看了看明楼才大发雷霆。

“你给我跪下。”

明楼乖乖的跪下。

“这孩子是谁。”明镜见明楼跪下才问起一直站在明楼身边的孩子。

“大姐,他叫许光明,明楼离家这段时间多亏了他家收留了我,他的父母希望他成才但是没钱培养,我看光明确实是天才就把他带了回来。”

“过来,让我看看。”明镜温柔的对着许光明说道。

小光明看了看明楼不敢往明镜身边去。

“光明乖,这个是咱们明家的大家长,光明要叫大姐。”明楼摸着光明的脑袋说道。

小光明这才慢慢的蹭到明镜身边。

明镜看着这个孩子很是喜欢。

“光明啊,以后你就叫我大姐,记住了么。”

小光明软软的点点头又软软的叫了一声“大姐”

明镜很喜欢这个孩子吩咐下人带着光明去洗澡换衣服,小光明看了看明楼和明镜扭扭捏捏不肯去,明镜只好让明楼先起来带着光明去洗澡,自己在小祠堂等他。

明楼带着小光明快速洗了个澡,自己也洗了澡,又把小光明哄睡了,自己才起身去小祠堂。

“大姐。”明楼进了小祠堂。

“跪下。”

明楼跪直了身体。

“大姐,明楼知错,请姐姐责罚。”

明镜拿起鞭子对着明楼一下抽了十多鞭,明楼双手撑着地才不让自己倒下。

“跪直了。”明镜冲着明楼喊道。

明楼满头汗努力跪直了身体。

“在明家离家出走该怎么罚。”

“鞭三十。”

“明少爷请吧,规矩不用我教你吧,敢做敢当。”

明楼费力的站起来走到桌子旁边撑好明镜却迟迟不动手,明楼这才明白明镜是等着他把裤子脱了呢。

“大姐能不能。。。”

“不能。”明镜坚定的说道。

明楼扭捏着哄着脸脱了裤子。

明镜见明楼脱了裤子重新撑在桌子上,拿着鞭子对着明楼的臀部【啪啪啪啪啪啪啪】抽了十多下,明楼忍着让自己保持住姿势。

“你还学会离家出走了,你长本事了啊。”明镜把明楼按趴在桌子上一边教训他一边打他。

“大,,,大姐,明,,,明楼知道错了,,,求,,,,求姐姐轻点。”明楼开始求饶。

“你是要气死我啊,明楼姐姐不能没有你,你是姐姐唯一的亲人了,答应姐姐别在离开姐姐好么。”明镜终究还是心疼了明楼打了二十多下就把明楼抱在怀里。

“姐姐,对不起,是明楼不孝,明楼再也不敢离开姐姐了,姐姐也别不要明楼。”明楼在明镜怀里撒着娇。

“臭小子。”明镜抱着明楼笑骂道。

“姐,我还光着呢。”明楼红着脸说道。

“哎呀,姐姐扶你回房间上药。”明镜说着拿起早就准备好毯子给明楼围上慢慢扶着他往房间走。

这一路明楼疼的走的艰难,疼的除了一身汗,明镜把明楼扶上床给明楼上了药,又帮他换了被汗水浸湿的衣服。

“大姐,明楼也不能没有您。”

“傻孩子,姐姐对不起你,总是忽略你,对你关心不够。”

“姐,是明楼不懂事,明楼以后不会了,明楼要帮姐姐一起撑起明家。”

“好好,明楼长大了了。”明镜欣慰的看着这个弟弟。

“姐姐能陪我睡么。”

“好,姐姐陪你。”

明楼把头趴在明镜腿上甜甜的睡着了。明镜就这样看着明楼也笑着入睡了。

姐,你還愛我麼?(完結)

靳奇奇:

“把藥拿給我。”明樓躺在沙發輸這液還以為是助理秘書進來了,就吩咐拿藥給自己。

“明樓,你這是怎麼了?”明鏡著急的問道。

明樓聽見明鏡的聲音嚇了一跳,趕緊起身坐了起來“大姐,您怎麼來了?”

“明樓,你這是怎麼了?”明鏡坐到明樓身邊。

“沒事,大姐。”明樓有些不自主的往傍邊挪了一下和明鏡拉開一些距離。

明鏡看著明樓和自己保持著距離突然有些心痛,自己的親弟弟怎麼和自己有了距離了呢?

“你好多天沒有回家了,我來看看你。”來之前本來有些生氣的明鏡,但從進門看到生病沒人照顧的明樓,看到和自己有了距離的明樓,現在的明鏡只剩下心疼和心痛。

“最近公司有很多事,忙了一些,沒有顧上家裡,讓大姐擔心了,對不起大姐。”明樓恭敬的回答著。

明鏡看著畢恭畢敬的明樓,有些說不出去來的心痛。

“在忙也要。。”

“大姐說的是,就算在忙明樓也該回家的,明樓知道錯了。”明樓沒等明鏡把話說完就搶先說道。

“明樓,姐姐是說你再忙也要照顧好自己,你看看你都把自己累病了。”明鏡強忍著心痛說著。

“大姐,我沒事,就是前兩天有些發燒了,沒什麼事的。”明樓看著自己的輸液瓶安慰著明鏡。

“明樓,一會輸完液跟姐姐回家吧,好好休息幾天。”

“大姐,公司還有一大推事呢,您先回家吧,忙完這幾天我就回家。”明樓不知道為什麼居然還是抗拒回家。

“公司的事在重要也沒有你的身體重要,聽姐姐的話,回家好好休息。”明鏡有些著急。

“大姐,我這真的沒事,您先回去吧,過幾天我一定回家。”明樓依舊堅持。

“明樓我們回家談談吧。”明鏡見明樓堅持不跟自己回家決定要和明樓好好談談。

“大姐,我,,,好。”明樓覺得自己總躲著不回家也不是辦法和大姐明鏡好好談談也還不是好方法就答應了。

回到家裡明樓以為會和大姐明鏡在小祠堂裡好好談談,可是沒想到大姐明鏡居然把自己叫到了房間裡。

“明樓,你最近有心事?和姐姐說說好麼?”

“沒有。”明樓搖搖頭,總不可能告訴大姐自己在吃醋,自己在委屈吧。

“你是不是覺得委屈了?”

“明樓不敢。”明鏡的一句正中明樓的內心深處,可明樓嘴上還是說著不敢。

“姐姐知道這些年你受委屈了。”

“大姐,明樓是大哥,長兄如父,明樓不覺得委屈。”

“明樓,如今你都不願意和姐姐說實話了麼?”

“沒有啊,大姐,我說的都是實話啊。”明樓有些心虛。

“我們是親姐弟,有什麼話不能和姐姐說的呢。”

“大姐,我。。。”明樓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明鏡見明樓這個樣子就知道他這段時間是真的覺得自己很委屈。

明鏡把明樓摟在懷裡溫柔的撫摸著明樓,明樓的內心防線終於崩塌了,明樓在明鏡的懷裡哭了,哭的像受了很大委屈的孩子,明鏡什麼話都不說只是溫柔的輕輕的撫摸著明樓,讓明樓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在明鏡的安撫下漸漸的明樓止住了哭泣。

明樓從明鏡的懷裡出來,哭紅了眼睛也哭紅了臉,明鏡看見這樣的明樓瞬時間覺得這樣明樓挺可愛的。

明鏡起身給明樓倒一杯水順便拿來戒尺。

“大,,,大姐。”明樓看見明樓拿著戒尺又有些緊張,心裡頓時間又有些委屈。

明鏡沒有說話坐到明樓身邊,明樓這次沒有躲開只是不敢看明鏡。

突然明鏡一把明樓按在自己的腿上,明樓被這突然來的動作有些弄得措手不及,便順著明鏡的力道趴在了明鏡的腿上,明樓的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脖子根。

[自大父母去世後明樓就沒有再這樣趴在明鏡腿上挨打,現在想來還真是有些懷念。]明樓趴在明鏡腿上有些想的出神。

[啪]明鏡看明樓有些出神打了一下明樓屁股。

“啊,姐。”明樓被這一下打的措不及防喊出了聲音。

“起來,褲子脫了。”

“姐,我都這麼大了,求您別。。”明樓紅著臉求饒。

明鏡用眼神告訴明樓不可能。

明樓只好乖乖的起來脫了褲子又趴在明鏡腿上。

明鏡看著臉紅紅的明樓頓時覺得還挺可愛,忍不住漏出笑容。

[啪啪啪]明鏡拿著戒尺打了明樓三下“你說你生病了也不和我說你有沒有當我是姐姐。”

“姐,我錯了。”

“你還敢躲著不回家。”[啪啪啪啪啪]明鏡一邊說著一邊打明樓。

“姐,對不起。”

“明樓,你記住了,你是我親弟弟有什麼話不能和姐姐說的。姐姐知道這些年委屈你了,是姐姐不對忽略了你。”明鏡越說下手越來越輕,到最後直接用手打著明樓。

“姐姐,對不起,是明樓錯了。您別生氣了。”明樓撒嬌似的求饒。

[啪啪啪]明鏡又用手打了明樓三下“起來吧。”

明樓趴在床上明鏡坐在一旁手上塗著藥膏輕輕揉著明樓的有些紅腫的屁股。

明樓轉過頭看著明鏡“姐,有很多年您都沒這樣打過我了。”

“怎麼了?有些懷念了?”明鏡給明樓上著藥調侃道。

“嗯,是挺懷念的。”明樓點著頭。

“我看你就是欠打。”說著明鏡又朝著明樓的屁股上打了一下。

“姐~對不起,我讓您失望了,沒有做到一個大哥該做的,我不應該覺得委屈的,是明樓錯了。”

“明樓,該說對不起的因該是姐姐,姐姐總認為你是大哥因該什麼懂,可是姐姐也忽略了你也是需要姐姐疼,需要姐姐寵的弟弟。”明鏡溫柔的說道。

明樓聽明鏡這樣說眼淚再一次留下來。

“姐姐,您,,,您還,,,還愛我麼?”明樓哭的抽抽涕涕的問道。

“傻孩子,姐姐怎麼可能不愛你呢,姐姐最愛樓兒了。”明鏡溫柔的哄著明樓。

明樓哭的更厲害了。

“樓兒乖了,不哭了,姐姐最愛咱們樓兒了,樓兒不哭了。”明鏡給明樓蓋上被子輕輕拍著明樓的後背哄著明樓。漸漸的明樓不哭了,而明鏡依舊哄著明樓,明樓在明鏡的溫柔聲音中逐漸的睡著了,明鏡看著熟睡的明樓,內心有些感慨,這個身上留著和自己一樣血的親弟弟居然在不知不覺已經長成了明家頂梁柱,明鏡倍感欣慰。















也許真的寫這種東西會上癮吧,前段時間心情不好,最近在閨蜜的陪伴下看了心裡醫生,已經在恢復了

姐,你還愛我麼?

靳奇奇:

明樓每天忙於工作,家,回的是越來越少,也可以說明樓總是不想回家。

明鏡和明樓似乎越來越遠,明鏡似乎也感覺到了自己和親弟弟的疏遠,明鏡想彌補,想把弟弟在摟在自己懷裡,像明樓小時候一樣抱著他摟著他。

明樓最近總是夢見自己小時候,夢見三歲的自己。

三歲多的小明樓雖然已經開始和大人們一起開始吃飯了,但是睡覺前還是要喝奶粉的。

小明樓可以說是明鏡一手帶大的,小明樓晚上睡覺前喝奶最喜歡躺在明鏡懷裡讓姐姐明鏡餵自己。

明樓最想回到小時候,那時候姐姐只是自己的姐姐。那時候自己可以躺在姐姐懷裡。那時候自己可以肆無忌憚的跟姐姐撒嬌。那時候姐姐只寵愛自己一個。

明鏡來到公司來看看明樓也想和明樓談談,明鏡沒想到自己進去明樓的辦公室看見的是躺在沙發上熟睡中正在輸液的明樓,明鏡滿是心疼有些生氣。












😂最新更文的方法她說我打字😂她說她眼睛疼,不想看手機就想了這麼一個辦法😂

姐弟亲情6

靳奇奇:

我是一篇小團子樓







三歲的小明樓已經開始啟蒙,小明樓天資聰明啟蒙先生教什麼只要一邊明樓就都懂了,但小明樓也是很調皮兩個月裡氣走了十多個啟蒙先生,啟蒙的先生只要聽說要給明家的大少爺做啟蒙先生都望而遠之,好在明家的大小姐明鏡也是成績優異聰明伶俐,明父讓明鏡暫時做明樓的啟蒙老師。

小明樓見最疼愛寵溺自己的姐姐做了自己的啟蒙老師,小明樓的調皮搗蛋更加放肆了。

明鏡來到明樓的房間的沒有看到明樓人,明鏡把家裡裡裡外外都找了一個遍也沒見到小明樓的身影。

就在明鏡有些著急的時候小明樓從外面髒兮兮的跑了回來。

“明楼,你去哪了?”

“姐姐,姐姐你看,你看我捉的蛐蛐。”小明楼拿着一个瓶子给明镜看。

明鏡被小明樓弄得一點脾氣都沒有了“好了好了,樓兒,玩你也玩了是不是該跟姐姐學習了。”

“不要嘛,不要嘛,姐姐,樓兒還要玩,沒玩夠呢。”小明樓奶聲奶氣的撒嬌的說道。

“聽話!”明鏡略帶嚴肅的說。

小明樓噘著嘴點著頭,明鏡把小明樓帶到臥室給小明樓洗了洗澡給小明樓換上乾淨的衣服。

剛開始學習不到十分鐘小明樓就挺不住了,開始趴在桌子上打瞌睡了,明鏡看著小明樓打瞌睡的樣子有些生氣,拿著戒尺狠狠的打一下桌子,嚇了小明樓一跳,小明樓哆哆瑟瑟的不敢看明鏡。

“姐姐,對不起,樓兒不是故意的。”

“明樓,你把《論語》背給我聽聽。”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有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小明樓背的很順暢,明鏡也很滿意。

“接著背。”

“不,,,不會了。”小明樓心虛的說。

“為什麼不會了?這論語都是你以前學過的。”明鏡嚴肅的說道。

“忘,,,忘了。”小明樓低著頭不敢看明鏡。

“你!明樓你最近太過分了玩瘋了吧,過來!”明鏡生氣的說道。

小明樓被姐姐明鏡怒氣嚇得哆哆瑟瑟的站在明鏡身邊。

明鏡一把把小明樓按在腿上。

“姐姐,樓兒錯了。”小明樓帶著奶聲奶氣的哭腔求饒道。

明鏡沒有理會小明樓,明鏡脫掉小明樓的褲子,明鏡的巴掌一下下打在小明樓肉嘟嘟小屁股上。

“嗚嗚嗚~~~姐姐,樓兒知道錯了,樓兒一定好好學,饒了樓兒吧。”小明樓奶聲奶氣的求饒。

“不好好學習,學過的都記不住了,你還好意思求饒,不許求饒,不許哭,憋回去!”明鏡一邊打著小明樓一邊訓斥著。

小明樓拽著姐姐明鏡的衣角不敢在求饒。

明鏡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打在小明樓的肉嘟嘟的小屁股上。

大約打了二三十下明鏡停了手,抱起小明樓在懷裡。

“明樓,你知道不用了沒有?”

“知,,, 知道了,姐姐。”小明樓哭著說。

“那好,明天把《論語》抄三遍在背給我聽,字跡潦草,背不下來,姐姐還打你,聽見沒有。”

“聽,,,聽見了。”小明樓抽涕著回答道。

“好了好了好了,不哭了,乖。”明鏡見小明樓哭的像個小淚人似的溫柔的安慰著。

“疼,姐姐,樓兒疼。”小明樓奶聲奶氣的撒著嬌。

明鏡看著小明樓紅紅的小屁股有些心疼。

“樓兒乖,姐姐給樓兒上藥好不好?”

明鏡把小明樓抱起來放在床上找出藥來給小明樓上藥。

“啊,姐姐,疼,疼,輕點。”

“好了,樓兒乖,上了藥就不疼了。”

“不要,上了藥也疼,樓兒要姐姐抱,要姐姐陪著才不疼。”

“好~姐姐抱著樓兒,姐姐陪著樓兒。”明鏡看著小明樓又好氣又好笑。

小明樓在姐姐明鏡懷裡一個勁的蹭,弄得明鏡只好靠在床頭上讓小明樓趴在自己的身上。

趴在姐姐明鏡身上的小明樓使勁般的吸著姐姐明鏡身上的味道。

“姐姐,身上的味道真香,樓兒最愛最喜歡姐姐了。”

“臭小子,就你嘴甜,乖,睡一會吧。”

“姐姐,不許走,姐姐要陪著樓兒。”

“姐姐不走,姐姐陪著樓兒。”明鏡摸著小明樓的小腦袋。

小明樓享受著姐姐明鏡的愛撫,逐漸的趴在姐姐明鏡身上睡著了。

明鏡見小明樓睡著了便輕輕的把小明樓從身上抱下來放在身邊給小明樓蓋好被子,明鏡一臉寵溺的看著可愛的小明樓也在小明樓身邊睡著了。










終於在我的连哄带威胁下她把这篇码完了。





姐,你還愛我麼?

靳奇奇:

明楼的回忆总是短暂的,总是有些事情打断他的回忆,不是工作上的麻烦就是弟弟们的麻烦再就是大姐明镜的指责。

明樓最近覺得很累,很壓抑。阿城算是最了解明樓最懂明樓的,阿城最近有些擔心明樓怕他得了抑鬱症,催著明樓去看看心裡醫生。

明樓對阿誠的這個建議很是哭笑不得,其實明樓心裡明白,他自己只是偶爾的有些嫉妒而已,他只想讓大姐寵寵自己關心一下自己而已。

雖然明樓沒有去看什麼心理醫生,但還是抽空去了一趟醫院檢查一下身體,結果也可想而知糟糕透了,醫生建議明樓住院調養,明樓缺拒絕了依舊每天忙忙碌碌的。

明樓的身體狀況衛以後埋下了隱患,而那時明鏡才才意識到自己忽略了明樓。










這孩子又犯病了😂我也醉了,不過她在上班趁著休息的一時半會碼的字值得鼓勵!


姐弟親情5

靳奇奇:

“明樓?”明鏡進入明樓的書房並沒有看到明樓。

明樓已經半個多月沒有回家了,甚至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明鏡問過所有人,大家都是吞吞吐吐的說明樓出差了,起初明鏡是相信的,可是時間長了明鏡是不相信的。

最終在明鏡的威震下明鏡得知明樓已經因為身體原因在醫院住了半個月。

明鏡火急火燎的趕到醫院看到明樓躺在病床上心疼不已。

“大,,,大姐,您怎麼來了。”明樓看到明鏡有些驚訝也有些害怕。

“我在不來你死了我都不知道。”明鏡看到明樓還算精神也放下心來。

“大姐,別這麼說,是明樓不對,明樓不該瞞著您的。”明樓靠在床上打著點滴低著頭不敢看明鏡。

“你啊,怎麼永遠都學不會照顧自己啊。”明鏡的語氣溫和下來充滿了心疼。

“大姐,對不起,我這沒事的。”明樓抬起頭看著明鏡。

“你總是說沒事沒事的,你說說你啊。”明鏡滿是心疼。

“姐,我真的沒事。”

“沒事你住院半個月?”

“姐,我這是他們大題小做了。”

“我看你就是作。”明鏡虛點著明樓。

“姐,對不起,我這明天就能出院了。”

“好,回家好好養著。”

明樓其實沒什麼大事就是最近頭疼的厲害又睡不好覺阿司匹林和安眠藥吃的多了些,造成了昏迷被送到醫院洗胃了,在加上長期服用藥物對身體也造成了傷害在醫院調理修養了一下。

明樓出院回到家就被明鏡禁了足不許明樓去公司甚至不許他進書房,明鏡更是不許其他人把工作帶回家裡。

雖然被禁了足也不允許工作,但明樓卻沒有覺得無聊不自在,反而沒有了工作上的壓力明樓的頭疼倒是減少了不少睡得也比以前好了很多了。

明鏡看著身體恢復的差不多的明樓決定要找他好好算算賬了。

明鏡把明樓叫到自己的屋裡把門鎖了上。

“大,,,大姐。”明樓有些心虛害怕。

“跪下,我們該算算帳了。”

明樓聽話的跪下低著頭不敢看明鏡一副認打認罰的模樣。

明鏡看著這副模樣的明樓有些心疼,好了一口氣。

“起來吧,過來。”明鏡坐在床上說道。

明樓起身走到明鏡面前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低著頭看著明鏡。

“褲子脫了趴下。”

“大姐,別,,,求您了。”明樓哀求著看著明鏡。

明鏡用非常堅定的眼神告訴明樓不可能。

明樓看著明鏡磨磨蹭蹭的到明鏡身旁的另一邊彆彆扭扭脫了褲子趴在床上。

明鏡拿出小時候懲罰明樓的工具一個小木棍。

明鏡拿著小木棍對著明樓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一下。

明樓疼的一哆嗦。

“大姐。”明樓叫了一聲就不敢說話了,紅著臉咬著手。

明鏡沒有理會明樓一下接一下的打著明樓。

這個小木棍還是明樓小時候明鏡專門為他準備的,不曾想這麼多年了打起來還是這麼疼。

三四十下後明鏡停了手,而此時的明樓已經因為疼痛哭成淚人。

“多大的人了,這可比家法輕多了怎麼還哭了。”明鏡看著哭了的明樓有些不解的問道。

“疼。”明樓帶著哭腔有些委屈的說道。

“好了好了,姐姐打重了,樓兒乖,姐姐給你上藥”明鏡拍著明樓的後背溫柔的安撫著明樓。

“姐~”明樓有些害羞。

“呦~樓兒害羞了。”明鏡拿著藥走過來略帶調侃的調侃著明樓。

明樓被明鏡說的臉通紅通紅的只好把腦袋埋進被子裡。

明鏡看著害羞紅著臉的明樓覺得明樓很可愛,也不在調侃他,明鏡坐到明樓身邊小心翼翼的給明樓上藥。

“明樓啊,姐姐不是要打你,你說你這麼大的人了不僅僅不懂的照顧自己,藥不能長期服用更不能多吃,你可倒好兩樣全做了。”明鏡一邊給明樓上藥一邊嘴上心疼著教訓著明樓。

“對不起,大姐。”

“你啊,就會說對不起,只要你以後別再瞞著我就行了。”明鏡提到明樓瞞著自己手上上藥的動作就用了一些力。

“疼,姐疼,輕點,輕點,明樓是怕姐姐擔心才不幹告訴姐姐的。”明樓略帶撒嬌。

“你不說不和你擔心。”明鏡狠狠的用了一下力。

“姐,,,姐,,,姐我錯了,我錯了,您輕點,疼。”

“不疼你能有記性?看你以後還敢不敢瞞著我了。”明鏡說著又用手拍了一下明樓的屁股。

“不敢了,不敢了,姐別打,真的疼。”明樓紅著臉撒嬌般的求饒。

明鏡一臉寵溺的看著明樓,把手輕輕的放在明樓有些紅腫的屁股上塗上藥膏輕輕的揉著

“樓兒乖,姐姐給揉揉就不疼了,樓兒乖,閉上眼睛睡一覺起來就不疼了。”明鏡一邊請揉著一邊輕聲哄著明樓,漸漸的明樓在明鏡的輕聲細語中睡了過去,明鏡見明樓睡著了幫明樓蓋好被子,就坐在明樓身邊陪著他,明樓稍微有點動一下或者有些要醒的的意思明鏡都會像哄小孩一樣拍拍明樓在溫柔的說上一句“樓兒乖,乖乖睡覺,姐姐陪著樓兒呢。”明樓也真的在聽見明鏡話後睡得更加踏實了。明鏡看著熟睡的明樓,明鏡的眼睛裡充滿著寵溺,疼愛和心疼。